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知否》齐衡: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

《知否》前半场,齐衡无疑是最耀眼的那颗星。

他是在阳光下肆意成长的,京城里最光彩夺目意气风发的少年郎。

齐衡,字元若,齐国公府独子。

其父为齐国公次子,其母为襄阳侯独女,圣上钦封的平宁郡主,满门显贵。

简单的家庭结构赋予元若的是简单的成长环境,从小锦衣玉食,从未吃过苦受过寒。

平宁郡主自幼在皇宫由官家与皇后抚养长大,圣眷浓厚。

这世上圣上钦封的郡主毕竟不多,所以平宁郡主心高气傲,在家里说一不二,不仅对丈夫严防死守,对儿子也是严防死守,家教甚是严苛。

元若身边伺候的丫头,一个让郡主看不上眼,卖出去;让元若太看得上眼,也卖出去。

对于亲戚朋友家的同龄女孩,更是严格执行“男女七岁不同席”,扼杀一切可以萌生出爱情的机会。

在郡主的这种策略下,可怜的元若几乎没有和女孩们打过交道。

又因郡主饱经朝堂与后宫的权利纷争和诡计,更是将独子元若过度保护,看护得如自己眼珠般珍贵。

强势的母亲、尊贵的身份,造就了元若天然淳朴、才华横溢、温暖纯良、不通世事。

他品性高洁,谨言慎行,谦和友善,再加上他本性聪慧,自是心思玲珑,总给人以春天般的温暖和吸引力。

于是,元若自然成了东京城里金尊玉贵的人物,几乎整个京城的姑娘都被他吸引。

最难得的是,天之骄子的元若一点都不骄纵跋扈,本可以轻轻松松世袭爵位,却偏偏要自己考科举,得功名。

可这个温柔俊美的少年的情感之路却只有两个字:苦逼。

谁让他爱上的是地位不平等又明哲保身的盛明兰呢?

剧中元若与明兰的爱情故事线被设计地非常用心精致。

从开始到结束,每一步都清晰可见。

每一次情感的进阶,都做了合理细致的铺陈,不唐突不跳跃,一切顺其自然。

元若在跟随父亲在盐道上巡防时,在盛家家塾里借读过几个月。

元若的来访对于盛家的姑娘们来说,犹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

俗话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其实反过来也一样,谦谦君子,淑女好逑。

风度翩翩、清澈美好,少年气、君子心的元若几乎满足了少女对于初恋对象的所有幻想。

看着元若,仿佛看到每个人那段最肆意张扬的青春,和那份已经回不去的曾经。

元若在盛家书塾读书,盛家四姑娘墨兰、五姑娘如兰和六姑娘明兰自然有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

少女思春,最美的情怀,元若让如兰和墨兰的春天提前到来。

只不过如兰和墨兰也只是觉得这样的小公爷温文尔雅,美好地像一道彩虹般绚丽,只是单纯的喜欢,至于爱,谈不上。

墨兰喜欢元若,主要是喜欢的是他的家世,觉得嫁给他之后能够带给自己无上的荣耀,还能顺带气一气如兰和大娘子。

如兰呢,根本就没喜欢过元若,她从始至终只是一直在给墨兰使绊,阻止墨兰嫁给元若而已。

明兰呢?

她一直对元若退避三舍,一直装傻充楞,更从来不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对元若的喜欢。

是明兰不喜欢元若吗?

显然不是。

小公爷太好了,家世好,长相好,学问好,教养好,什么都好。

明兰不过是一个五品官家的庶出女儿,她明白自己配不上他,她不敢喜欢这样一个近乎完美的少年。

明兰太有自知之明,她深知自己与他之间根本没有可能。

在那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门当户对才是最高标准,爱情只是锦上添花。

所以,面对元若的追求,明兰一直是回避。

元若只要看见明兰,便会喜不自禁地一次次傻笑。

元若或许自己都没有发现,那时的自己,一双眼只看得见明兰。

若是明兰在场,任凭眼前再多的莺莺燕燕,都入不得他的眼。

元若送明兰的菱角,她不敢接;送明兰的紫毫笔,她不敢拿。

就算是明兰为元若做了一套护膝,也是瞒着丫鬟放进去的。

我们看到前期,明兰始终是拒绝元若的。

元若费尽心思地求一场马球会,见了明兰,忍不自矜地絮絮诉着相思。

即便是如此公开表示爱意,可是明兰依然拒绝。

明兰反复强调不可以跟元若在一起,但实际结果只能是让她心里更在意这个人。

明兰年幼失母,不得生父宠爱,寄养在祖母跟前,从小活得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

她不敢行差走错半步,更别说任性了。

然而明兰的百般逃避千般压抑,却仍是抵不住这个阳光、单纯、执着的优秀少年的猛烈攻势。

我原本觉得明兰对小公爷也不过是芳心暗动,并不会那样刻骨铭心。

可我终究还是低估了,或是忘记了,少女之时,有那么一个明媚阳光的少年那样对你好,再铁石心肠的人也会被他的真诚打动吧。

马球会后,元若一路追着明兰到玉清观,明确告白:此生只想娶她一人,要大桥中门迎她做正妻。

虽然明兰言语躲闪,不肯答应,但元若坚定地说:
你心中是有我的,你只是不敢承认罢了,你骗惯我了,我不再上你的当,小骗子。

他满心欢喜离去,明兰背对着他低头微笑不语。

两心相悦,那一刻的幸福给了他们多少抵御艰难的勇气。

聪慧通透如明兰,她明明知道自己和元若的将来是缥缈的,却还是忍不住抓住这一点点虚妄。

万一呢,万一郡主娘娘答应了呢。

其实所有人都觉得元若和明兰出身悬殊,不可能在一起。

但是元若不知道。

在他那天真浪漫的思想里,在他那有限的人生阅历里,只想着怎么和心上人在一起。

他看不到国公府的艰辛和权贵家族的人情世故,看不清现实里无法逾越的鸿沟。

他觉得只要和母亲好好说就会被同意,他觉得母亲定能懂得她的心心念念。

他以为求取圣上即会给他指婚,他以为冲着他想要的爱情拼尽全力地跑,就能够得偿所愿。

可这世间的“万一”终是少之又少。

元若的真情抵挡不过世俗的门户偏见,抵挡不过世家大族的利益较量。

他终究是太年轻了,以致被母亲诓骗,最终被逼着在众目睽睽之下认明兰做妹妹。

之前母亲默许在长柏大婚之日上门提亲,所以当听到母亲传唤自己时,他兴高采烈来到大厅,毫不避讳将眼光投向明兰,一脸含情脉脉。

但听到母亲提出认干女儿,老太太指定明兰认亲时,他急着挽回局面,认为母亲吃醉酒了,希望扶她去休息。

可是母亲铁石心肠,一意孤行,终究不可挽回。

看到明兰落落大方站到眼前,向他行拜兄之礼,他的眼眶瞬间红了,泪光盈盈。

祖母为帮明兰解开心结,带她回宥阳老家。

元若得知消息,雇船追将上来,并递话来说如果不能相见,便一直追到宥阳。

明兰登上去故乡的船,元若前去相送,愧疚、不舍,还有满腔情意。

终究是他灭了这希望,前路艰难,他说:
你信我,我必说服母亲,只迎娶你一人。

他说:
你能叫我一声元若吗?

他买来一对瓷娃娃,将女娃娃赠给明兰,将男娃娃自己留下。

他递过陶瓷娃娃的手都是纠结小心,生怕明兰拒绝。

明兰笑得心酸勉强,只道一帆风顺。

当他望着明兰手捧他赠送的娃娃登车离去,元若的心再次有了憧憬。

而明兰独坐船头抚摸着娃娃时,却眼中酸涩,悲怆晦暗,不禁潸然泪下。

这是她继上次认兄妹之后第二次为元若流泪,她对他的爱,终究还是丢不下。

爱而不得的痛彻心扉啊。

后来路遇流寇,元若送明兰的陶瓷娃娃,她至死也不曾放手,所幸虚惊一场。

是啊,真正的爱,如何说放手就放手呢?

再回东京时,明兰听闻元若与母亲对抗绝食之事,更让明兰心惊胆战的是,被元若母亲打死的女仆长得与自己有几分相似。

明兰向祖母坦言,自己不愿辜负元若对自己的情谊,表明即使齐国公府是龙潭虎穴,她也愿意博一把。

明兰让元若又有了生的希望和念想。

她说:
你若不负我,我绝不负你。

他说:
你放心,我从始至终想要娶的,只你一人。

她笑答:
就算小公爷未曾娶我,我也永远记得你现在的样子。

一语成谶。

可他们不是开了天眼的人,不知道日后世事艰难因果难料,不知道平生孤勇换不了一个团圆。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篇幅一转,我们发现元若根本主宰不了自己任何事,连自己亲如手足的小仆都护不住。

他情同兄弟的仆人被打死那里,他像灰色的蝴蝶一样踉跄着扑出去,震惊,发抖,干呕,昏厥…..

这段演技其实还蛮高级的,静水深流,没有披头散发地哭嚎,却演出了元若被一起扑杀的少年灵魂。

从仆人之死,元若晕倒之后醒来,他的整个三观开始被重塑了,原本明澈纯真的的灵魂里参进了灰色。

走廊一回头那悲悯又淡漠的眼神,有那么一瞬的惊艳。

正在元若准备与母亲决裂之际,邕王府挟持国公的消息传来,得知荣飞燕也是因青睐自己而遭邕王府暗算。

这个从小听话孝顺的孩子意识到父亲真实的危险,立马收起自己的伤心,陪母亲夜闯皇宫求助皇后。

可惜邕王府选准了时机才动的手,他求天不应求地不灵,以致下定决心要牺牲自己救父亲。

他终于看清了眼前这个世界的真相,是权力主宰着世界。

自己虽贵为皇亲国戚,但在真正的权力面前,一样被碾压被鱼肉。

当元若抱定赴死的决心,飞蛾扑火、义无反顾之时,却不想,邕王妃云淡风轻地三言两语就言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

你选择死,只会让更多人陪葬,尤其盛家,区区一个五品官员,轻轻就能被捏死,到时你爱的明兰也活不成。

这一席话像剜心的刀,元若听完血色全无,这是他人生遇到的前所未有的残酷。

是啊,维系在元若身上的,又何止性命那么简单?

齐家无后衰败、盛家灭门之灾,又哪里是他以命相搏就能抗衡的?

他的命,根本不是他自己的,他的尊严,不值一提。

他只能跪在地上、匍匐在尘埃里,苟且地过完一生。

命运借邕王妃之口,把元若那高贵的头颅按在地上。

他终于没了希望,他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长廊既尽,他艰难地走完,像是走过了一生。

阴郁的情绪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盘踞在元若的心口,吸食着他的生命力。

门当户对与封建礼教,怀璧其罪与无力抗争,恃强凌弱与明哲保身,阴谋诡计与不择手段,一夜之间,纷至沓来。

翱翔在天空的雄鹰折了翅膀,现实的重力让元若狠狠栽到地面,撞得头破血流、体无完肤。

顺风顺水二十载的人突然直面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的黑暗,突然整个家族的担子就在他肩上了,科举失利,被迫放弃初恋。

更何况,朝局不稳,国家混乱,乱世中个人的命运是飘摇的。

无奈之下,只能签了婚书。

事后,虽然顾廷烨逼他使用手段,可让嘉成县主无法与他结亲,可是他再三权衡,仍然选择了放弃。

也正是如此,才将元若与明兰的爱情线刻画得真实感人,细腻动情。

以致后来双方分离,让观众不胜悲戚。

元若前期无忧少年的豪门贵气、轻盈灵动以及情窦初开的热烈奔放;中期失意的患得患失,宫闱巨变被逼婚后的落寞无奈,失去明兰后的行尸走肉、朝堂复仇的精明凶狠;后期彻悟后的恬淡随性,释然放下,被朱一龙演绎地可圈可点。

元若成长的代价太过残酷。

那是与少年纯粹时光的告别,从此他与父母有芥蒂,无知心人,一腔孤勇被现实碾压成齑粉。

单就角色而言,说实话,元若的人设,我并没有很喜欢,无论他求爱的路上有多少阻碍,我仍是觉得他缺少一点敢恨敢爱的勇气。

毫无疑问,他很爱明兰,终究还是失去了,很可悲,但也是自作自受。

他是无力的,他就是豁不出去。

若是他能如顾廷烨一般,为了所爱不顾一切,那后来也就根本没有顾廷烨和明兰的故事了。

其实我也很不想用“自作自受”这个词。

换成大多数人,生活在那个家庭,一样无力,一样豁不出去吧。

他不想让母亲伤心,想保住家族,他在经历一系列憋屈之后更会小心翼翼。

但如果当初豁出去了呢?如果他再勇敢一点呢?

结局会不会有所不同?只是谁也不知道结果了。

然而我又必须承认,结合时代背景以及元若的家庭背景,元若骨子里还是有一股硬气打动了我。

他为了他的爱情绝食抵抗甚至都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抗争。

他是那个封建制度下的牺牲者,他爱明兰的那种感情热烈真挚。

这样的爱与付出让人感动,让人心疼,也让人惋惜。

只可惜最终再倔强的人和再炙热的感情还是败给了封建礼教和家族利益。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小公爷,看起来有很多选择。

但当他的母亲拿出婚书,以明兰的性命做要挟的时候,他其实早就别无选择。

除了签下婚书,还心爱的姑娘一个平安,他还能做什么呢?

世界给这个少年的时间太少了,他羽翼尚未丰满,就被命运的洪流卷走。

他终将按照命运的安排娶妻生子,光耀门楣。

其苦不堪说,其痛难言停。

杨柳江头春色暮,这个如璞玉一般白马青衫的少年啊,最后还是错过了自己心爱的姑娘。

所以,即便元若再喜欢明兰,面对自己的父亲被扣,他只能选择妥协、顺从,娶了自己不喜欢的人。

当时,顾廷烨跟他说,我帮你,只要你能豁得出去,我就能让你和明兰在一起。

可是他拒绝了。

元若爱明兰,为了她可以绝食、跟父母抗衡,但是他终还是无法拼了家族荣耀去爱一个人。

不是不够爱,是因为不能爱。

有时候,人与人的分别,也不过是豁得出去,豁不出去,为了什么而豁出去。

最机智能谋算的人,为了爱你,为了信守对你的那一份承若,全然不顾一切的样子,真的世间少有,弥足珍贵。

明兰虽然一开始是无比清醒且一直拒绝的,但当他接受了元若,相信了元若之后,她其实是能为了爱的人豁出去的。

她通透、勇敢,知道自己要什么且心智坚定,勇往直前。

于是最后,她和一样能不顾一切豁出去的顾廷烨走到了一起。

所以元若的悲剧几乎是注定的,是关于一个少年面对前途和爱情时的两难选择。

选择爱情,多年后难保不生出懊悔,最后佳偶成怨侣。

选择前途,必会一生怅然,遗憾终年。

缠绵于元若一生的悲伤,一半固然是怀念自己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孩,另一半却是在怀念自己青春年少时最美好的一段情愫。

那份纯粹的感觉,是一个人一生中任何其他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所以要说元若懦弱或是“妈宝”倒不至于,其实他更多的是纯粹的理想主义。

元若的无奈在于,从小活在保护之下,无忧无虑,猛然之间一切美好都被打碎,恐怕连他自己都不能否认母亲的那些种种言论的“正确”。

作为一个从小就受到正统教育的公侯子弟,从小就受到父母耳提面命的好儿子,光耀门楣,显扬赫赫,几乎是元若本能的理念。

元若骨子里带有文人的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于大节当忠君体国、于小义当无愧于心。

这样的价值观太干净、太纯粹,也太美好。

皎皎者易污,元若这点浪漫色彩,不见容于世,终究要被摧毁的。

元若的矛盾在于他的价值观不入世,而他本人却不得不入世。

悲剧就是将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你看。

元若经历了一系列人生的“破灭”。

违背了娶明兰的承诺,是他爱情的破灭。

违背了自己的心意被胁迫着签下一纸婚书,是他人格尊严的被践踏凌辱。

未来的皇帝行事如此悖逆,是他政治理想的破灭。

身份高贵的元若,在实权阶级面前依旧是个玩物,小公爷不过是个空架子。

他品性高洁,可最终还是不能按照自己的心意而行,终陷沼泥中。

他对爱情大胆追求,矢志不渝,可最后他自己亲手断送了他的爱情。

一介少年,还未有功名加身、为自己所爱之人尽力争取,不惜以死相逼。

他能伤害的、能作为筹码的只有自己的命,如果他的刀子非要朝向一个人,他只能朝向自己。

至此,琉璃玉碎,被命运鞭打的元若,最终痛失所爱,一生不得解脱。

元若之于明兰,是一个高不可攀的存在。

而明兰之于元若,是那个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明媚。

只可惜,就像我们的初恋一样,纯美至极,却难有圆满。

只不过,大多数人,总能从这些不圆满里走出来,去寻找更真实的人生。

因为我们知道,生活不仅仅只有爱情啊。

而元若,却把一生的爱,都在这短短的初恋里,用尽了。

故事的最后,他娶了申氏,而她嫁入侯府。

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剧版《知否》终究还是给了一个相对圆满的结局,既有浪漫主义色彩又有现实主义特色。

文/咖啡里的云
图/网络
~END~
关注我
与我携手共看云卷云舒,世间百态
愿你情深不被辜负

喜欢本文,就点个“在看”吧
你的支持,是我坚持创作的最大动力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