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利莫里亚文明(利莫里亚和亚特兰蒂斯文明的陷落。如果你流泪了,说明勾起了你的某些深藏的记忆)

利莫里亚文明

莉莉莲的五维空间
利莫里亚时代大约从公元前450万年一直延续到12,000年以前。在利莫里亚大陆以及之后的亚特兰提斯大陆沉没之前,这个星球之上主要有七个大陆。沉睡在太平洋海面下面的巨大的利莫里亚大陆版图包括现在的夏威夷、复活节群岛、斐济群岛、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该大陆版图还延伸至印度洋和马达加斯加的一些地方。利莫里亚的东海岸延伸到加利福尼亚州和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一部分。
由于战争的结果,利莫里亚和亚特兰提斯大陆遭到了巨大的破坏。25,000年以前,亚特兰提斯和利莫里亚这两个在当时最先进的文明,为了影响地球上其他文明的发展方向而相互展开了战争。利莫里亚人认为,应该允许进化程度相对落后的文明根据他们自身的理解,按照自己的节奏继续进化和发展。而亚特兰提斯人则认为那些相对落后的文明应该被他们两个先进的文明所统治。他们之间的分歧,导致了双方之间一系列的热核战争。当战争结束,尘埃落定,没有赢家。
在这些毁灭性的战争中,高度文明的人们付诸低水平的行动,最终意识到他们的行为是徒劳无功的。最终,亚特兰提斯和利莫里亚成为他们自己加害行为的受害者,这两个大陆的国土双双被战争极大地削弱。人们被祭司们告知,在不到15,000年内,他们的大陆将被摧毁。在当时,由于人们的平均寿命为2万至3万年,这意味着,那些始作俑者,造成重大伤害的人将在活着的时候经历自己家园的毁灭。
在利莫里亚时代,加利福尼亚州是利莫里亚大陆的一部分。当利莫里亚人意识到他们的土地注定要灭亡时,他们向雅戈泰网络(编者注:根据维基百科的解释,Agartha雅戈泰是一座传说中位于地球核心的城市。该城的传说与地球空洞说有关)的首领——小香巴拉请愿,请求允许他们在雪仕达山下建造一座城市,以保存他们的文化和记录。小香巴拉是北方净土(Hyperborean)文明的居住地,这个文明在4万多年前就离开了地表。北方净土文明在当时,负责为雅戈泰网络做决策。这个网络现在由大约120个地下光之城组成,其中大部分城市居住着北方净土人,利莫里亚有四个城市,亚特兰蒂斯有两个城市。
为了获得建造一座城市的许可,并成为地下雅戈泰网络的一部分,利莫里亚人必须向许多类似于行星星系联盟这样的机构证明,他们已经从多年的战争和侵害中吸取了教训。他们还必须证明已经从教训中学会了和平,以便再次被接纳为联盟的成员。当获准建造这座城市时,大家都知道这个区域会躲过即将到来的大灾难。在雪仕达山内部存在一个非常大的圆顶洞穴。利莫里亚人在这里建造了他们的城市,特洛斯城(Telos)。沿着美国的西海岸,包括西南部的加利福尼亚州的大部分地区,向北到雪仕达山,再一直向北延伸到加拿大的不列颠哥伦比亚省,这整片区域,被称为特洛斯。特洛斯的意思是与灵性的沟通,与灵性合一,理解灵性。
当建设特洛斯城时,它被设计为可以容纳大约20万人。利莫里亚大陆遭到破坏的时间比预期的要早一些,致使许多人没有及时逃离。当大灾难发生时,只有25,000人成功“进入”了这座山并获救。但是文献记录都被成功的从利莫里亚转移到了特洛斯,还有几座庙宇在这里被建立起来。
那片挚爱的家园故土一夜之间就陷落了。大陆沉没得如此安静,以至于大多数人仍在睡梦中,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那天晚上没有出现反常的天气状况。根据Geraldine Innocenti (艾莫亚的双生火焰)在1959年所传导的主喜马拉雅(Lord Himalaya)的信息中提到:灾难发生时,许多祭司仍然保持他们对光的忠诚,以及神圣的召唤,坚守他们的岗位。
另一份来自主玛哈超汗(1957年3月,Geraldine Innocenti,在“自由之桥”Bridge to Freedom 布道信息)的传导信息表明:在利莫里亚大陆沉没之前,寺庙的祭司和女祭司们就已经被告知即将发生的灾难性的转变,他们中的一些开始进行将圣火转移到特洛斯城的工作。另外的一些则将圣火转移到其他不会受到影响的地方。很多圣火被转移到亚特兰蒂斯大陆的一个特定的地点,并在那里通过祭司们每日的灵性仪式维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就在利莫里亚大陆沉没之前,这些祭司和女祭司们中的一些人回到了他们在利莫里亚大陆的家园,志愿与这片土地和她的人民一起沉没,用他们的光和振动在沉没的过程中散发爱的能量,安抚舒缓恐惧的能量。
他们提供这样的神圣服务,为了帮助抵消由于巨大的灾难性事件所引发的恐惧。这些充满爱的仁慈的祭司们,他们通过牺牲所辐射出的光,将死亡的人们的能量场包裹在和平的毯子里,帮助人们免于陷入恐惧,这样他们生命之流的以太体不会被过于严重的累累伤痕所伤害,在他们未来的转生中,不至于背负和经验更大的悲剧后果。
主喜马拉雅(Lord Himalaya)在1959年的“通往自由之桥”布道中提到:许多神职人员组成不同的小组,战略性地分布在不同的地区,在大陆下沉到水底的过程中,他们持续不断地祈祷和唱诵。他们所唱的旋律和今天众所周知的《友谊地久天长》(Auld Lang Syne)是一样的。这一举动背后的意图是,因为每一次可怕的经历都会在人们的以太体和细胞记忆中留下非常深的伤疤和创伤,需要很多次转世才能疗愈。
这些祭司自愿选择组成小组,持续不断的祈祷和唱诵,通过这样的举动和牺牲,化解了很多的恐惧,并保持一定程度的和谐。这样,那些死去的灵魂所受到的伤害和创伤就会大大减少。据说,祭司们与音乐家们一起唱诵、祈祷,直到海浪和海水淹没他们的嘴。他们在那一刻也与其他人一起了沉入了海底。在那个夜晚,当大多数民众还在熟睡时,在深蓝色的星空下,一切都结束了。挚爱的故土被淹没在了太平洋的波浪中。没有任何一位祭司离开他们的岗位,没有任何恐惧,利莫里亚带着尊严沉入了海底!

节选自《地心文明桃乐市》第一部
作者:Aurelia    翻译/编辑:莉莉莲

利莫里亚文明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