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秋冷了月光(与月光殊途同归 | 温温子)

秋冷了月光

 与月光殊途同归
文|温温子
图源:微博

 五月初,青城躲在朦胧的雨雾里影影绰绰,来往行人匆忙。
 “又下雨了,早知道出门就带伞了……”
 “算了跑回去吧!”
咬了咬牙,拿起包就冲进了雨幕里,娇小玲珑的身影一下子和灰蒙蒙的街道融一起了。
熟悉小区大门逐渐有了轮廓,保安大叔人很好经常见她不带伞自然而然对她有了印象,看她冲的飞快,在后面大喊注意什么小心。
“知道啦!谢谢大叔!”沈秋脚步不停却不忘回应一下。
保安大叔无奈的摇摇头,这小姑娘!
沈秋一鼓作气冲到楼下,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
真倒霉,浑身几乎都湿透了。
好一会才缓过气来转身朝电梯去,还没来得及按“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霎时,沈秋后面爬上一阵凉意雨水的寒气仿佛将她身体里里外外都冻住了。
两人目光在空气交汇,短暂无声却比什么都犀利息。
没想到再次相见,她一身白色长袖牛仔裤被雨淋得湿哒哒,雨水从发梢往下滴,整个人狼狈得好像从水里捞出来。
而他一身黑色,五官精致,带着的金丝边框的眼镜没有一粒灰尘。
斯文败类。
沈秋大脑当机立断低下头,隔绝了视线。

图源:微博

他应该没有认出来吧……
擦身而过的瞬间,一声轻啧打破了诡异的气氛。
“好久不见。”
“你认错人了。”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输密码,进屋,喂猫,洗澡,丢了魂一般。
“喵~喵~”
连猫都看不下去了,一直用头蹭沈秋的脚背。
“大头乖!”一边敷衍的回应着,一边还是把它抱腿上。
一边撸猫,思绪却跑了千万里……
本以为再也不会有交集的两人没想到还会遇上。
春风熹微,一切都很好。除了一个要飞向她的篮球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友好。
沈秋看着手中的甜筒被一球带没,心疼之余把那颗落在自己跟前的篮球一脚踢更远了。
孽缘就是这样子结下的。
不打不相识。
十七八岁的大男生,留着一头棕色卷毛,正是桀骜不驯狂妄自大的年纪,从来没看过这么嚣张的女生。
看起来小小一只,居然敢踹飞校霸的篮球。
傅辞迈着校霸的步伐朝她走来仿佛一只斗鸡。
沈秋只感到突然间头顶的光线被遮住了,好像一只兔子感到了危险逼近,扭头就跑。
笑死,怎么可能安静挨揍呢!
回过神来,一琢磨,他不是一直在国外吗?怎么突然回来了呢?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算了,和自己有啥关系呢。反正从来都不是一个层次的人。

图源:微博

次日。
张眼一看已经快儿点了,简单洗漱之后拿起包又急冲冲的出门了。
“你可真行!每天踩点上班!”
隔壁同事唐心调侃的话语未落,沈秋便看见电梯门开,自己的顶头上司走了出来。
上班迟到被抓现行,她真觉得自己最近和电梯犯冲。
没想到平常眼里见不得一粒沙子的上司这次没有逮她,还使眼色让她赶紧上去。
一时间气氛有些肃穆.
她一头雾水地回到了办公位,才听说好像有空降兵。
“你不好奇吗?什么人能让大领导一早上来等着。”
沈秋翻了个白眼,“不好奇,这能涨工资吗?”
“这……“唐心愣住了,”好像没听说。”
“那就与我无关,管理层的动荡对我这种成鱼无关。”
沈秋摊手,扭头就见一群领导朝他们这编辑部走来,好家必伙,还有熟人!
只见一群西装人模人样的中年男人,围在一身休闲打扮的博永杰身边,显得格外的怪异。
沈秋皱起眉头,几年不联系的人24小日时之内见了两面太离谱了。
傅辞勾起了嘴角,眼神晦涩难懂,扫过她时宛如钉子一般。
一整天沈秋仿佛魔怔了,魂不守舍。
“唉”前途一片灰暗啊。

图源:微博

路灯昏暗,刚被雨洗刷过得道路还有残留的水渍未被风干,一阵风起带起丝丝凉意。
不知何时起,身后有奇怪的稀疏声。
心上一惊,攥紧了手机,加快脚步,身后的那人也加快了速度。
沈秋一咬牙猛的转身,拿起包就是一阵乱打。
“嘶——”
沈秋停下手仔细一看直接愣住。
男人倚靠在青石墙上,衣服凌乱,脸偏向一边上面还有抓痕。只见他手指关节骨轻轻擦过嘴角还有破皮的丝血。
“怎么是你?”沈秋呆住了
“多年不见你变了许多,但也改变不了你的力气。”
傅辞低笑一身,站直身,自动忽略了她的问题。
瞬间她就感觉到了压迫感,也筑了自己的保护屏障,后退一步,回敬道:“多年不见傅总倒是一如从前。”——的狗
闻言傅辞低头一笑。
“你在笑什么?”
“我在笑你还记得我。”
沈秋一下子脸就黑了,冷声,“我看你是疯了。”
话落转身就走,步子一声比一声响,好像她踩得不是地板而是傅辞。
对吗灯牌已经绿灯跳红灯了,带着一身气的沈秋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图源:微博

车灯的强光直射双眸,把她原本白皙的脸照的苍白如纸,整个人好像被定在了哪儿,脚步一点也挪不开。
电光火石之间,有股力量把她生拉过去。
沈秋头磕在一块硬肉上却没有一点反应,浑身冰凉,眼睛睁得老大了,细看垂下的手还在抖。
那一瞬间傅辞感觉血液都凝固了。
不止是沈秋,连他紧紧锢住她的手臂也是发抖的,不敢想万一再晚一步的后果。
“没事了。”
一双大掌抚上了她的头顶,沈秋一句话也说不出,但是她可以感受的那种僵硬。
呼吸间全是熟悉的味道直冲颅顶,沈秋一下子清醒,推开了他。
“你平常也这样走路?”傅辞声音低下来,语气都是怀疑。
“我……”无力反驳,“谢谢你了。”
虽然有些别扭,但是这是他们相见之后最正常的聊天。
心里一酸他抬了抬手想摸她头,刚动一下就感觉到了抽筋的疼痛。
“没事吧?”沈秋顾不得其他连忙上去扶着,摸出手机打了车。
“骨头脱臼,没多大事。”医生放下笔,“最近注意不要用大力不要搬重物。”
这绝对是他最尴尬的就医经历,只是脱臼而已。
拿完药后,两人站在了医院门口犟上了。
图源:微博

“喂,你就是这样对你的救命恩人?”
我忍。
“医生说没多大事……”沈秋越说越心虚,毕竟前一小时人家还救了自己,“你说吧,你还想要什么,只要我办得到,不如我请你吃饭好了你要吃什么?”
傅辞没马上接话,思索了一会。
“我想吃面。”
“嗯?面?”沈秋刷附近餐厅的手顿了顿,“我知道有一家,”
她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我想吃你做的。”
沈秋愣住了,他什么意思?
“我做的,我做的不怎么好吃。”
“不介意。”
……沈秋无言以对,死缠烂打不是他的性格,现在怎么这样。
即使如此,没办法她还是带他回家了。
“咳,家里有点乱。”沈秋进门局促的样子仿佛她自己才是客人,“你随便坐坐吧。”
话落,她转身进了小厨房。
手上边煮着面,眼睛盯着楼下的车水马龙,脑子一片浆糊。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离谱!
她端着面一出就看到了大头躺在傅辞的怀里窜。
男人一脸的不耐烦却还是稳稳的拖住大头的屁股,暖黄色的灯光下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错觉。

图源:微博

“面好了。”
“喵~”大头听见了声猛的跳下来,正准备染指的时候,面被端起来了。
傅辞看着它得不到的样子,低声一笑,“这猫还挺有想法。”
呵呵,能没有吗?大头最讨厌家里来陌生人了!
看着他边吃面条边逗猫,莫名其妙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离谱。
夜色沉沉,墙上分针也绕了一圈。
“咳咳,有点晚了。”
言外之意就是你可以走了。
傅辞摸猫的手缩了缩,灯光落在了额前的碎发平添了几分落寞。
“这么着急吗?”他低声呓语,自嘲一般。
沈秋没有送他下去却直直的站在飘窗前,在高处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出视线。回过神来已经不记得自己站了多久了。
一夜无梦安稳的睡到周末,本以为还能继续睡却接到了工作调动的通知。
当助理!
给谁当助理不言而喻!
“绝了!”
周一。新的工作环境,没了之前一起摸鱼的好同事们,她每天都活着傅辞的各种阴影之下。
白天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每天找理由去她家蹭饭。
连大头都被收买了,难道就因为那几罐猫罐头吗。
“真是个没良心的猫!”沈秋恶狠狠的吓大头,“吃那么多还没有心原来都长肉里了!”

图源:微博

傅辞抬头眼睛里闪过一抹光,“我怀疑你在说我。”
不用怀疑!
“今晚有个宴会……”
“不去。”
经过半月相处,沈秋觉得他还是当初那个随心所欲的傅辞,他不想的事情谁都不能勉强他,谁让他后台够硬呢。
比之前好的是,自己好像没有那么排斥他了,虽然他们之前不是很愉快。
“那感情好,下班了。”沈秋耸了耸肩,拎包下班。
傅辞停笔,从一堆文件中抬头,“看来这个宴会还非去不可,必毕竟哪有上司工作,助理下班的道理。”
“你!”沈秋无语了。
没办法,他想一出是一出惯了,当即就让特助秘书备车安排相关事宜。
沈秋本以为只要把他送上宴会地点,就算功成身退,哪想 他突然蹦出一句,缺个女伴就让沈秋不得不上。
车子穿越在城市的遍边际,停在了枞山庄的门口。

图源:微博

沈秋身穿酒红色长裙,左右裙摆遂参差不齐,腰上系着一条珍珠白的链子,脚踩一双黑色尖头小高跟。栗色的卷发铺在肩头,眉毛微挑,双眸明亮,薄唇微抿。
身边的傅辞还是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带着一幅金丝边框的眼镜,别人看来是社会精英,沈秋看来是斯文败类。
毫无疑问,他们一出场就吸引来了很多目光。
当然,她是顺带的。
沈秋最不喜欢这种觥筹交错,衣香鬓影的场面找机会端起果汁,告知他之后就自己找个相对安静的角落苟着。
新位于突然陷去,是个精致的女人坐到了她身边。
“你不会忘了我吧?”女人一笑,讥讽道:“你有和傅辞又在一起了?也是私生子和养女可不是天作之合嘛!”
话音刚落,沈秋就想起来了。
“毕竟养父死后你也没什么机会进入上流社会了吧?从云端掉入的感觉还好受口吧!曾经多么骄傲的沈秋如今也成了依附别人的风尘中人吗?”沈清笑不拢嘴,“扫把星活该把你养父克死。”
她话还没完,一杯红酒从头浇下,把沈清愣住了,“你怎么敢!”说着便要起身。

图源:微博

哪知沈秋整个站起直接单膝抵上沙发,身体逼近,单手撑在一边,另一手拿着自己的那杯果汁。
把沈清锢在身下语气平静地说道:“原来是堂姐。麻雀飞上枝头就把自己当凤凰了吗?不过是瓜分了我家的财产一部分,不然以你有本事站在这里吗?”
“你还把自己当什么大小姐了?”沈清最见不得人别人拿她往事做文章。
沈秋直起身来,手一歪果汁就顺势倒出全部落在了沈清身上。
“啊!”沈清弹坐起来,伸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耳光没到沈清直接又被甩到了沙发上。
“沈总教的好女儿。”傅辞勾唇一笑,甩了甩手腕。
这时沈清才发现不只当事人之一傅辞在,自家父亲也在,连着青城一些有头有脸的人都在。
她自称是青城名媛中的核心人物,一瞬间把自家的脸都丢干净了。
沈伯安血压飙升,上去就直接补了个巴掌。
“爸!”
“闭嘴!还嫌不够丢人的吗!”他没想到自己女儿被养的这么娇纵!
沈秋就算了,怎么还敢在背后说傅辞!傅家就两子,长子常年生病卧床,整个傅家下一代只剩下傅辞一个能掌事的!就算他私生子,谁又敢说???
她沈清倒好!直接跳雷池!
“看来沈总也没什么诚意,今天到此为止。”
傅辞说话不带温度,众人听来也明白了什么意思。

图源:微博

沈秋讥讽的看了一眼沈清,跟着傅辞直直走出了现场。
更深露重,迎面催来的风都是冷的。
沈秋还记得自己助理的身份,看着情况傅辞应该是不会开车回去,拿出手机想直接联系秘书备车,还没点进去手机就被傅辞抽走了。
“沈秋,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语气中带着愠怒。
沈秋愣了一下,疑惑,“说什么?刚刚那个?那个就是一个跟我有过节的亲戚。”
“不是。”傅辞突然一笑,仰头舌头抵着口腔壁半响,“我以为我们这段时间已经和好了,你为什么从来不说……”
话还没说完,沈秋猛的停下,低沉道:“和好?你要我说什么?沈清说的那些吗?”
“说我是养女,养父破产了尸骨未寒,继母携款潜逃吗?”沈秋好像情绪积攒到了一个点,猛的爆发。
如果说他们曾经在高中是势均力敌的,自打高考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之后,所有的都变了。
傅辞心脏感觉被一只手紧紧握着攥紧,他想到他们之前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学校,那是个雨天。
他质问她为什么失联好几天找不到人,但是那时候的沈秋天已经塌了,她什么都顾不上了。
他问她为什么,她说了分手。直到她的养父后事处理完了,再回学校就听说傅辞出国了。
现在想来那时候的她应该很无助而自己那个时候在干嘛?!
后面他只要听到和沈秋有关的一系列消息他都避而不谈。

图源:微博

直到在某一次私下和以前一些好兄弟聚会的时候,才第一次听说沈秋这些年一直在还她养父的债。
他才知道这些年她过得并不好,回国之后开始慢慢留意她的动向,没有想到被领养之前只是孤儿的她,为了养育之恩却逼自己这么狠。
一种恼恨在心口荡开,他一伸手把娇小的她圈在怀里。
“对不起,我不知道。”向来冷硬的傅辞低低的声音也会听出一丝颤抖,“是我不好。”
沈秋在他怀里已经泪流满面不敢抬头,只能直摇头,“是,我怪过你,很早之前,怪你为什么不理解我。后来我懂了,你还是那个天之骄子,什么都没有的沈秋还有什么资本怪你,她只是一个孤儿。”
傅辞一遍一遍的摸着她的头,一下比一下更轻,“秋秋才不是孤儿,对不起,我来迟了,我们和好好不好。”
骄傲如他,终究是放不下年少的白月光。
沈秋深吸一口气,下了莫大决心,“傅辞,我想去看爸爸……”
突然间路灯好像炸开了周围的黑暗,细细碎碎的微光打在了他们身上,周身夏虫的低吟都停了,世界也霎时宁静。
灯光下漂浮的尘埃像六月雪,也像月光远赴万里洒落人间。
那一瞬间沈秋只感觉好像心里的一个缺口被灌满,好像星星在夜空中没有目的地游走,最终还是回到了月光身边。
不用再当心长路漫漫,因为同行的人再也不会走散了。

作者:温温子
责任编辑:岁南
排版编辑:JF
图源:微博
更多故事,请关注公众号

枕下有本书 不早不晚,刚好遇见;不深不浅,恰是新知。 130篇原创内容 –> 公众号

秋冷了月光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