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令堂的意思(用北京热给方方洗地的,你们大学是在刘老根大舞台念的?)

令堂的意思
大号里有读者反复的问我微博上到处给方方洗地的关于“北京热”的段子。
他们的意思很简单,就是当他们说北京热的时候,人家马上跳出来,指责他们为啥不说东京热呢?
言外之意,人家方方写日记,在国外出版日记,关你啥事儿?还不许人家说话不全面了?
说句实话,这种二人转的水平,让我去辩,真特么掉我的价。
这就是为啥我不在大号里给你写,大号里一般写成体系的大篇幅,所以都比较长。小号里随便写两句话把这种人打发了,您笑一笑就得。

这个东京热的言论,有两个漏洞。
1、程度。

周星驰的《九品芝麻官》应该都看过吧。
荒唐镜问候包龙星的老母,是怎么说的?
他说听闻令堂大人特别好客,所以大人有很多干爹。
你说人家的令堂大人特别好客,这句话本身不构成什么,就像东京热一样。因为程度不到。
这个意思可以理解为包龙星的令堂为人热情。
但加上后半句,意思就变了。
你等于说人家令堂大人是个妓女,家里成天接客,所以才能有很多干爹照应。
既然这位东京热的老兄这么不介意,那你就用荒唐镜的台词,去问候一下他的令堂。
我相信他很乐意的。
你可以问候下他的令堂热不热,需不需要穿少一点,需不需要你帮忙宽衣解带?
他一定很开心,他自己的逻辑嘛。
呵呵。
2、时间。
很多人都以为问题出在方方日记的内容,也有些人认为问题出在方方日记的海外出版,其实问题不在这里。
问题的根源出在我们从方方日记的出版速度,可以倒推出这篇日记规划,翻译的时间点。
我给你讲一段最近考古史上的重大发现,你马上就会理解时间这个元素的作用。

这两天清华大学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有一篇叫《保训》。
开篇第一句,“隹王五十年,不豫……”。
这意思是说,周文王五十年的时候,身体不适。
这句话哪里有问题吗?
问题大了去。
隹王五十年,说明周伯称王,用王这个年号,长达五十年。
比如我们说咸丰三年,说明咸丰这个年号已经用了三年。
这就是说,周文王,在周的境内,一直称王,长达50年,只是开始一直对商隐瞒,自己偷偷称,后来才公开。
这和传说中文王的形象,截然不同。
传说中文王是个什么人?
他是西伯,是商的忠臣,当时的天下只有一个王,就是商王。
他作为诸侯,一直忠心耿耿,直到纣王一而再,再而三的天怒人怨。
比如,《封神榜》里传说西伯朝见纣王,被他囚禁了7年多,甚至逼迫他吃自己长子伯邑考的肉做成的肉饼。
这么虐待他,他的儿子最终才替天行道,所谓武王伐纣。
文王,是他儿子后来追封的。
曹操不肯称帝,说愿为文王,就是说,有一天曹丕篡汉,追封自己就可以了。
所以周文王在历史上一直都是“至忠,至德”的完美政治人物形象。
这一点,最早提出异议的,是司马迁。
司马迁在《史记》里明确记载,西伯是在位的第42年称王,做了八年周文王。
这一点,被后世的儒家骂的狗血喷头。
因为这一点,颠覆了周文王的形象。
如果说文王早就称王,那说明他早有野心,他并不是被迫防守反击,而是主动出击。
这批竹简的出土,不仅证明了司马迁的说法,而且把这个时间,大大的提前,提前到文王可能即位的时候,就已经称王。
而那时候商还没有任何天怒人怨的迹象,纣王他妈都还没有怀上他,有个卵的天怒人怨?
换句话说,周取代商,是一场有预谋的扩张,至于纣王如何如何,那不过是后来编的借口。
你看到了,周伯称王本身没什么;周伐商,取而代之,本身也没什么。
可合并起来,什么昭然若揭?
伪君子昭然若揭。
因为时间出卖了他的心思。
回到方方。
二月份的时候,我就聊过她,我给的结论很平静。
此人所作作为,无非图名利而已,但是,人家图名利也好,忽悠晃点你们也罢,都是人家的能耐。
说白了,你被人家哄,你自己傻呗。
这就是我当初的看法。当初不知道有多少人来骂我,非说她所图的不是名利,乃是大义,今天你还这么认为?那要么你的眼珠子喂了狗,要么你的脑子喂了狗。
时至今日,我依然不觉得图名利有什么错。
我反感的,是一系列事情的组合,你注意,是一系列事情的组合。
1、图名利没什么,这世上贪图名利的人多了。
2、用片面的笔法解读,刻意误导忽悠大众也没什么,这么做的人多了。
3、吃软饭还背叛,这样的人我虽瞧不上,但实在太多了。
4、写本日记,翻译成各国文字,舔金主屁股,常有的事儿。
可你把这些孤立的事件合并起来,看一看它们串起来什么样。
禁足期间,在家中写日记,没问题吧。
您爱骂谁骂谁,脑残粉多的是,您不晃点,也有三角扁扁去晃点,没问题吧。
您出书,翻译成各国语言,没问题吧。
您吃谁的饭,砸谁的锅,您自己的事儿,没问题吧。
抓住一个特殊的时机,让别国拿这事儿攻击我们的企业,这是一种伤害。
但说穿了,历史上为了点钱,伤害民族的人多了去,也不是头一回。
可是,有一点,很有趣,这一点,叫时间。
好,现在是4月份。
我写这篇文章还专门咨询了一个顶级出版社。
我出20倍的工资,给我请母校最好的英文德文翻译,我母校是顶级院校。你们出版社编辑日夜不休的排版,制图,装帧,印刷厂三班倒,能否在半年后,出咱们号的英文德文版?
社长告诉我,绝无可能,别说现在全球疫情期间,根本没法协同开工,哪怕搁在平日,也没办法这么快。
这根本不是钱的事儿!
好吧,钱都解决不了的事儿,您是怎么解决的?
现在是4月份,半年前,是去年的11月份。
11月份,难道日记要写的内容,已经构思好了?英文德文编辑已经在家中同步论讨翻译了?
我可没有指责谁。
我就想问一问,周文王,您说您是看不下去纣王的暴行,才如何如何。
您称文王的时候,TMD人家纣王还没出生,他有什么暴行?以至于您非得称王反商?
难道是纣王小时候吃奶太用力?咬伤了奶妈?您悲愤的不能自已?
您跟奶妈什么关系,能交代下么?
某位内定的未来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您是怎么做到远在去年11月前,就召集英文德文翻译同步创作,并且编辑印刷厂全部待命的?
就算您做到了。
我很好奇,去年11月,病毒在哪儿呢?
您这么早就知道时代将要落下一粒灰?
呵呵。
很对不起,我是个理科生。从头到尾,我也没说人家文王如何,我只是想不通称王的时间。
很对不起,我是个理科生。从头到尾,我也没说人家日记写的如何,我只是想不通写作和翻译的时间起点。
文人们,别忘了,这是个大数据的时代。
在我们这些搞数据分析的人眼里,几千年前文王的秘密,都能扒开,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时代会不会落下一粒灰,能不能变成一座山,我们理工男没您那么未卜先知。
但数据上只要落下一粒灰,您一定会被扒个底朝天。

令堂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