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长他人志气(长他人志气 灭自己威风 | 徐飞)

长他人志气

韩国有一部电影,叫做《南汉山城》,我认为是迄今为止,韩国最真实的历史巨片,是朝鲜最著名的失败史,它不黑明朝,也不黑清朝。是作为韩国人、朝鲜人,看了很心痛的电影,说实话,我这个中国人看后也不是什么滋味。
影片虽有夸张,但主线是历史事实。1636年,皇太极灭了南蒙,断了成吉思汗的直系子孙,重新分设旗盟,实现满蒙一家。其关外劲敌,镇江(丹东)明军守将毛文龙被袁崇焕所杀,部将,骁勇善战的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愤而降清,并带去了红衣大炮,满清实力空前。皇太极在盛京称帝,年号崇德,野心直指大明。
当时的东北(清称满洲),几无耕地,百废凋零。若要侵吞大明,需后方物资粮草的大力支持。皇太极盯上了农耕文明远胜于自己的朝鲜,决定第三次逼降朝鲜,前两次没能成功。
朝鲜国王李倧仍奉大明为正朔,指示使臣罗德宪、李廓拒绝对向皇太极叩头行礼。皇太极大怒,率十万大军亲征朝鲜。李倧逃往易守难攻的南汉山城,被清军包围,水泄不通。

皇太极无意吞并朝鲜,他的目标是大明,只不过是想仿大明例,让朝鲜称臣纳贡,作为自己称霸中华的战略大后方。这一点朝鲜人是清楚的。
朝鲜人很倔强,认为,李氏王朝合法性来源于明朝册封,名分太重要,不可臣服于满夷。正如李倧在南汉山城中的纠结:三百年血诚事大,受恩深重,而一朝将为臣妾于讐虏,岂不痛哉?朝臣们纷纷泣血表决心:我朝三百年来,服事大明,其情其义,固不暇演。而神宗皇帝(万历援朝)再造之恩,自开辟以来,亦未闻于载籍者。宣祖大王所谓义则君臣,恩犹父子,实是真诚痛切语也。
以臣绝君,以子绝父,是为逆伦,是不忠不孝,朝鲜这个“小中华”又该如何解释这君主的不忠不孝,又如何要求三千里山河百姓的忠孝呢?
红衣大炮是明朝的攻击利器,原叫红夷大炮,指的就是对付东夷满清的大炮,努尔哈赤就死于此炮。明三降将孔尚耿带去后,被皇太极恼羞成怒地改为红衣大炮。
南汉山城遭遇的不仅仅是骁勇百战的满清十万将士,还有这无坚不摧的红衣大炮。李氏王朝朝不保夕。

王庭上,求和派与死战派进行了殊死的缠斗。毫不亚于李自成兵临北京城下,大明朝廷的战和争辩。主战派金尚宪义正言辞,豪言壮语,力谏把主和派诛杀弃市;主和派崔鸣吉动情晓理,明辨利害,将生死置之度外。崔鸣吉日趋孤立,被满朝文武斥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国王李倧是清醒的,战,王族被屠,三百年王朝灰飞烟灭;和,则李氏国祚延绵,损失的只是道义、尊严、面子,至多是百姓的财产。不屈不挠,大义凛然必须是臣民的事,妥协只是君王的选择,只是不能轻而易举罢了。因此,对于臣民来说,主和比主战更需要勇气和智慧。李倧始终没有中断派崔鸣吉求和。
电影里有两个情节,金尚宪在领路人老汉的带领下前往南汉山城,金问:“你给朝鲜国君带路,怎么也给清夷带路?”领路人不知金何许人,就实话实说:“给朝鲜国王带路后一碗小米都没给,所以想给清军带路换取食物。”金尚宪手起刀落终结了这个“朝奸”;
领议政(朝鲜丞相)到清军大营求和,看到清军的头目,一个朝鲜人炫耀红夷大炮,忍不住说:我听说你祖上也是朝鲜人,怎么能这样做呢?移民大清的朝鲜人说:我的父母是奴隶,所以我一出生就是奴隶,在朝鲜,奴隶可不是人,再也别说我是朝鲜人。
苦难的朝鲜民众以为,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君以路人待我,我以路人报之;君以草芥待我,我当以仇寇报之。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
领议政被噎的一愣一愣,回了家,就死谏李倧要跟大清殊死搏斗,给国王的感觉,像是公报私仇。
只几炮,南汉山城就被轰得火光冲天,人仰马翻,城垣坍塌。对比悬殊的战斗就不提了,朝韩人是不会在艺术作品中放过这个文过饰非的机会的。坚持了47天后,李倧带领文武百官出城,扑在皇太极脚前,行三拜九叩之礼。第一次受奇耻大辱。
主战派金尚宪自觉这个惨痛的结果应该有人负责,于是,金尚 宪独自在家默默地自刎。
转眼过了二百五十多年,大清的国门被列强打开,北京城内外国使馆林立。庚子年,慈禧欲换掉鼓动维新的光绪,重立“大阿哥”,诸国公使深感不妥,纷纷提出异议,使得慈禧大为光火,认为各国列强干涉了自己家事。于是,利用义和团反洋,火烧教堂使馆,残害教士,刺杀公使,遂生庚子之乱。

慈禧召开御前会议商讨,端王载漪提出“请攻使馆”的动议,大臣们纷纷主战,总理各国事务大臣兼礼部侍郎、吏部左侍郎、京师大学堂总教习兼管学大臣(北京大学校长)许景澄独自站出来说:“闹教堂伤害教士的交涉,过去办过。至于杀使臣,烧使馆,即使国际上亦罕见此种成案,不得不格外审慎。”还与袁昶联名上书《请速谋保护使馆,维护大局疏》,义正言辞:春秋大义,不斩来使。围攻使馆,杀害公使,不合国际公法,绝不可采用激怒各国的做法。以一国而敌各国,是关系国家存亡之大事。
善于揣摩圣意,溜须拍马的众大臣群起而攻之,怒骂许景澄、袁昶“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齐欲杀之而后快。
无知生出傲慢,傲慢娩出偏执。此时的慈禧早已被主战派群臣鼓动得强过宇宙,完全容不下主和派的声音。哪怕这声音再羸弱,对她而言都无疑是一种冒犯朝廷的滔天罪行。她立即下懿旨,说许景澄袁昶勾结洋人,莠言乱政,语多离间,斩立决。
许景澄早有必死的准备,他悄悄地去了俄国银行,将存在里面的朝廷为修建中东铁路的四十万两白银取出,归还国库,然后慷慨赴死。因为这笔巨款是他经手办理的,他担心他死后俄国佬赖账,如果真那样的话,这笔钱很可能将不复归清廷所有了。
然后,他向身边的人留下了生前最后的一段遗言版的矢言,如是:“各国联军行将入都,事不堪问矣,日后和约之苛不待言,君等当预筹之。”7月28日,许景澄被以“勾结洋人,莠言乱政,语多离间”等罪名,与袁昶同时被杀于北京菜市口,和之后被杀的立山、联元、徐用仪被称作“庚子被祸五大臣”。
许景澄被押至菜市口刑场时,前来围观的许多市民和义和团拳民愤怒呐喊:这个老畜生,墨水都喝脏了。作为朝廷的大臣,不为国家,反为洋人。在人们的一片欢呼雀跃声中许景澄袁昶被砍了头颅。因为行刑前刽子手索贿不成,便故意把刀砍在许景澄的脊椎上。颈椎断裂而气管犹存,许景澄最终历尽痛苦折磨而惨死。

慈禧太后在1900年6月17日颁布诏书,宣布向美、英、法、德、俄、日等11国宣战。八国联军很快攻陷北京,慈禧太后等人狼狈奔逃西安。且鲜有北京市民协助联军“攻城拔寨”。这才有了《辛丑条约》,有了庚子赔款四万万五千万两白银。
李鸿章等南方封疆大吏,拒绝奉宣战旨,施行东南互保,方使南方富庶地区免遭战乱涂炭。
半年后,“庚子被祸五大臣”即获平反,许景澄的灵柩被官兵护送南下时,沿途各地均出现万众瞻仰的动人局面。等到达江苏、上海时,“江督以下官吏,及士大夫识与不识,皆往助执绋。祭奠成市,哀挽盈途,所谓万代瞻仰,在此一举者,可谓备极荣哀。”此情此景,再联想到许景澄受刑时,狂热的群众围观叫好的场面,不能不让人心生无限悲凉。抽象地说,这两伙人其实是一伙人。

长他人志气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