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华丽的家族(“华丽的家族”不华丽)

华丽的家族

万俵财阀以阪神银行为核心,拥有阪神特种钢公司、万俵不动产公司、万俵仓库和万俵信用金库等企业,在大阪神户地区,他的地位是数一数二的。尽管阪神银行以八千亿元存款额名列城市银行的全国第十位,分行一百三十家,职员九千名,但总经理万俵大介仍雄心勃勃,不择手段地暗中实施“小吃大”的计划,力图利润最大化。
特种钢公司专务铁平是大介的儿子,修建高炉急需贷款,大介施计,让排位第八的大同银行为特种钢公司追加贷款,而命自己的银行压缩放贷,暗中冻结明显违法。在特种钢公司发生意外事故后仍袖手旁观,听由帝国制铁公司接管铁平的事业,致使铁平身心遭遇沉重打击被逼自杀。
大介暗中搜集竞争对手违规经营的情报,重金贿赂分管金融的大藏大臣永田,使和平银行第三银行的合并成为泡影。并收买了大同银行的专务绵贯,挑起大同银行的内讧,逼走三云总经理,使阪神与大同合并成立了新的东洋银行,实力迅速跃居城市银行的全国第五。万俵大介为成立新的东洋银行而设宴庆贺正当他得意之际,殊不知永田、美马等人准备三年之内再把东洋银行吞并的阴谋早已安排停当了。
阪神银行总经理万俵大介

长子 铁平

次子 银平

这个残酷的故事来源于山本萨夫导演的日本电影《华丽的家族》,该片于1974年在日本上映,经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在我国上映,与后来的《啊!野麦岭》、《阿西们的街》构成了日本的“资本主义发展三部曲”。影片通过日本几家大银行的合并,描写了资本家之间的勾心斗角,以及政界和经界相互倾轧、相互勾结的诡诈行径,一定程度上揭示了所谓的资本主义社会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发达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呈现出三种不同的形态:以美国和英国为代表的“盎格鲁-撒克逊”模式;以德国为代表的“莱茵模式”和以日本为代表的“东亚模式”。通过十九世纪实行的“倒幕运动”和“明治维新”,日本从一个东方的农业国转变为一个深受西方文明影响的工业化国家,实现了“脱亚入欧”,走上了资本主义现代化的道路。但由于日本不断地发动对外侵略战争,其现代化走上了歧路。

二战后,日本在美国的扶持下,进行了民主改革,并抓住了发展机遇,实现了经济腾飞,60年代即成为了资本主义世界第二号经济强国,并形成了“东亚模式”。除日本外,韩国、台湾、香港、新加坡等国家或地区也采用了“东亚模式”。
日本在资本主义现代化的过程中,财阀应运而生。财阀是在同一金融寡头控制下,结合同族、近亲而形成的垄断资本集团。
日本在19世纪陆续成立了三井商社、住友商社、三菱商社及安田商社,这四家商社的权力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而公司经营的企业中,大多又任用亲戚担任主要负责人,这四家商社除了工业外,也积极介入金融业,左手控制资本主义中最重要的资本,右手则控制生产工具,势力非常庞大,通常也会经营政府特许的行业。二次世界大战后财阀虽然被迫解散,但还是透过交叉持股等方式继续维系原来财阀的精神。
20世纪初,随着生产和资本集中的进一步加强,日本形成了以家族为中心的三井、三菱、住友、安田四大财阀。它们以家族资本控制的总公司为核心,通过家族总公司—直系公司—准直系公司的持股关系,控制着各经济部门的直系企业和旁系企业,组成庞大的康采恩。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原有四大财阀的基础上增加了鲇川、浅野、古河、大仓、中岛、野村等六家新财阀,总称为日本十大财阀。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财阀充当了日本帝国主义后援的角色,例如:日本“零”式战斗机、97式中型坦克和“武藏”号战列舰均来自于三菱。
二战后,日本财阀被美军强行解散。但随着美苏冷战的开始,特别是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对日政策有了很大的转变,日本垄断资本以银行为中心重新组织起来,逐渐恢复实力,并集结成为新型的垄断集团。至70年代初,先后形成以三菱、三井、住友、富士、三和、第一劝银等六大财团为首的一批垄断资本集团。
三井财阀东京都中央本部

从财阀的资本结构来看,典型的财阀主要分为三类:以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为基础的综合性财阀;以银行资本为主体的金融财阀;有巨大的产业资本但没有银行的财阀。它们具有以下几个特质:第一,一定是紧密的家族企业,企业内主要的资源都掌握在少数人身上,而且彼此拥有血缘关系。第二,企业经营的范围广泛,员工众多,而且占国民生产毛额相当大的比重。第三,财阀旗下通常都有金融业,方便企业调动资金、非法借贷。第四,企业集团内的交叉持股严重,公司的经营权经过多次交叉持股后,增加了财阀内的紧密度,方便相互借贷,而且财务透明度减少,不过集团内如果有企业经营不善,也经常互相牵连。第五,财阀通常与政府关系良好,经常获准经营政府特许的行业,例如石化重工等,而财阀也会透过政治献金、参选等方式,直接或间接介入政治。

日本财阀对日本的经济增长起了推动作用,而且推动了日本的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增强了日本的国际竞争力但同时财阀的势力迅速膨胀,形成了庞大的垄断性的企业集团,几乎完全控制了日本的经济,对日本的经济社会发展产生了许多负面影响。 
财阀的负面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财阀垄断国家资本,挤压中小企业发展空间;
2、依靠高负债投资,过度多元化经营;
3、财阀蔑视商业道德,违反市场原则;
4、财阀与政府勾结,暗箱操作盛行。

这四点中,尤以第三、四点最为显著。不过财阀为了实现利润利益最大化,往往是不择手段的,不足为奇,但官商勾结危害最大。在东亚,官商勾结最为严重的属日本和韩国。一方面,日韩的政客们依靠着财阀的支持来竞选,但另一方面呢,财阀用官员来牟取利益,两者之间是相互支持相互传输。但是因为这样,在制定政策的时候呢,还要照顾到他们的感受。日本作家石川达三因此形容“尽管四周闪耀着金色的光辉,可是中央已经全被侵蚀,一团漆黑”。
在官商勾结下,面对当权者的金权丑闻,新闻界彻底失语,在野党力量弱小,正义的声音被扼杀,民众被蒙蔽,逞凶者逍遥法外。这是个金钱推动的社会,金钱推动的政治。金钱是一切的动力,金钱是政治这架机器运转的润滑油。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一切都是赤裸裸的买卖和交换关系:政客们用钱买议员的选票,商人用钱交换政客的政治影响力;自民党党内高层则用巨款换来了他人的沉默和妥协。最终导致的是内阁的腐败、人民对政府的不信任。

不仅是政府的贪污腐败,官商勾结给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也带来了极其不良的影响。就拿日本的金融体系来说,日本的官商勾结正在蚀烂日本的金融体系。其具体表现为:

1、“官商相通”

日本财政部拥有编制财政预算法案和解释与执行有关政策的权利,而相关部门的官员不仅成为财经界人士巴结、攀附的对象,也使与中央财经相关部门与地方自治经济部门对接,使官官相通,形成合法权利之下共谋,于是日本各家银行及证券公司纷纷成立所谓的“大藏省对策”本部,专门以对策探求官商合谋,寻求争取官员们对本公司予以特别“关照”。

2、“官商相护”

日本金融界的大部分烂账、呆账、死账,其实都有“官们”的“合法”批复,都在寻求“官们”的高抬贵手、放一马。然而像倒闭最大的山一证券公司和北海道拓殖银行,死呆坏账多到“官们”都用尽了权限,也无法“马放南山”,于是就无奈的自然爆发。

3、“官商共荣”

表面来看,日本金融当局的监督和保护措施是有“法”可循的,即使是日本缺乏效率的金融机构,也能够苟且偷生的好好的活着,并且保证大银行能够赢取巨大利益。因为有日本大藏省及中央银行的高官们在与金融界监督、交往,还在本部门领取高薪,他能不好好工作。

在日本,官商勾结已经成为经济领域的“铁三角”,不发展到“超级”程度也没有人去理会,没办法爆炸,等到在社会上“流出毒液”也只能是病入膏肓。 
日本民众对于财阀可以说又恨又爱,虽然会对财阀有所不满,但又离不开财阀,因为财阀仍是日本经济的支柱。不仅如此,财阀之间和财阀内部的斗争一刻也不会停止。

华丽的背后存在着你死我活的斗争,欢声笑语之中又有新的生死搏斗在继续。

华丽的家族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