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斗转星移明星合成(月明星稀、斗转星移及其他)

斗转星移明星合成

月明星稀、斗转星移及其他

8月3日,农历六月十四,本来也是平常的日子。今年出现了“十五的月亮十四圆”这样的天文现象。而且据天文学推算,21世纪中“十五的月亮十四圆”只有6次,下一次则要等到2037年 。我们这些老人恐怕是见不到那时十四的圆月了。所以朋友圈里传来了好多圆月图,天空是台风到来前夕的晴朗,万里无云,除了城市的灯光衍射稍微掩盖了月华,难得见到这美丽的圆月图,星星皆被掩盖,唯有一小个亮点——可能就是金星,它倔强地、远远地,看你月亮光辉到几时?典型的“月明星稀”,加上现代的“灯明月暗”。
通常的说法是“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这是从月亮运行与太阳、地球运行关联中推算的。“朔”(月亮背太阳面朝着地球时)这一天为每月初一,但 “朔时”可能发生在凌晨,或者上午、下午,也可能发生在晚上;而且根据椭圆形轨道,每个朔望月本身也有长有短。这样,月亮最圆时刻的“望时”,可发生在农历十四、十五、十六,甚至十七的晚上。
2020年8月3日(农历六月十四)23时59分,天宇上演的是“十五的月亮十四圆”。
天文学家已经推算出,在21世纪的这100年中,出现“满月”的次数共1241次。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农历十六,有579次;其次是农历十五,有468次;再次是农历十七,有188次;次数最少的是农历十四,仅有6次。我居住的老旧小区,直到半夜醒来,一抹月光透过窗棂薄纱,才射到我铺上,浑身被一层温柔的银白色盖着,好似有孩提时被母亲的手抚摸着那样的感觉,过去岁月里,一些夏晚望月亮、看星星的细节逐渐涌上心头。1958年的夏天,“火炉”武汉格外酷暑难熬。这倒不是经历了那触及灵魂的运动,担心自己未来的去向;也不是大跃进前兆的轰轰烈烈,青少年学生放弃暑假,参加义务劳动的辛苦与疲惫。实在是宿舍里闷热难耐,筒子楼不是南北通透的,没有丝毫晚风。我们各想办法找透风凉快处歇息。我与一位同学把席子铺到操场一隅的双杠之下,两根杠子正好系上蚊帐。半夜,一阵凉风早把蚊帐掀起,坐起来只见黝黑的莱望山衬托出夜间星空的璀璨,校舍也是黑黝黝的,没有一个窗口透出灯光。幼小的我,好像被黑暗环抱着,但没有恐惧感,因为有无数的星星在夜幕中闪动,每一颗亮点都是一个希望。
那年秋天起,我当上了乡村教师。60年代初的晚饭后,农村青年没有其他活动,夏忙结束后,许多男女青年会聚集到学校前面的土场上,几个男青年也学起笛子胡琴。众人从教室拿出长凳,围坐一起,边拉边唱。繁星点点,朗月当空,场边河水潺潺,田头蛙声一片,和着高亢的大陆调,婉转的四季歌,尽显江南农村的民间文化特色,走出饥饿的人们马上有了文化享受的需求。1967年,我真正成为农村家庭的一员。岳家的住房很小,仅一又四分之一间正屋加一个灶披间。炎热的夏天在没有窗户的房间度过长夜,如今是难以想象。我就在后门外靠近河边搭起竹榻,露天过夜。后来索性搬矮桌子搭铺在石墩河桥面上,桌子短一点,脚搁在桥栏杆上也行。晚饭后,先有不少邻居一起乘凉聊天。夜深了,蚊子少了,仰望着夜空那繁星点点,在凉风中渐渐入睡。
醒过来,已过半夜,身上湿漉漉的,原来是下夜露了。这时的星空与上半夜不同,北斗七星调了个方位,只有北极星闪亮在正北上老地方。银河是那么遥远、贴近,可以清晰地分辨出银河两边的织女星和牵牛星,牵牛星前后有两颗稍小而暗一些的小星,正像牛郎挑着两个孩子。不时有流星划过,从天际无来由过来一道亮光,就几秒钟的时间,亮光瞬间消逝。传说一颗星星对应人间一个生命,大概,有人离开了,但新生命又诞生了——肯定宇宙间又有新天体产生了。夜空使人超脱,产生无限遐想。“斗转星移”在这时才有切身的体会。
南边河水传来“扑通”之声,在那个石墩河旁的小村子里,不久前有一个年轻农民溺水于梅塘王庄浜桥附近水域。明知那“扑通”之声是水獭嬉水觅食而扑腾,心里还是想起那年轻人的样子,而且想起农村中有关“落水鬼”要“讨替身”的迷信传说,心里有些怯怯的。
再眯一会儿,有上街喝早茶的农民走过了。坐起身,东方已经显现晨曦一抹。夏晚匆匆过去,人生也匆匆过去。1971年冬盖了四间新屋后,我夏天才不在露天过夜。回想当年,有露天过夜,露水湿身的经历,有寒冬赤脚,下冰河积肥的过往,如今年纪大了,关节疾病纷纷来扰,也是自然。非专业工作者,人生中有真正观察到夜间“斗转星移”景象的怕也不多。有得有失,任何经历都是财富,丰富的是记忆,积淀的是阅历,由此及彼的联想,只是悟出“苦中也有乐”,拥有一颗达观、开朗的心,就会使平凡暗淡的生活变得有滋有味,有声有色。最后,不由想起“星星还是那颗星星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的那首歌。

斗转星移明星合成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