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意思(“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斜”到底读什么?)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意思
“斜”字到底读什么? 先看一首诗: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杜牧的《山行》,小学学过的古诗,不知从何时起,课本上也好,老师口中也罢,大家默认为“斜”字要念作xiá 来押后面的“家”“花”的韵。 之前我没有留意过这个问题,因为大学古汉语课上老师一本正经纠正过这个错误,然而,在与孩子们交流的过程中,总有小孩问起,于是我查阅了一些相关资料,做一个简单的梳理与分析。 我们直接进入主题:“斜”字可以读作xiá 吗?可以。对吗?不对!可以读作xié吗?可以。对吗?对! 关于这两个问题,我们需要全面解释一下。 “斜”念成xié非常容易解释,因为我们只需要将所有的字按照汉语拼音方案来读就可以了。汉语拼音方案自从1958年颁布至今已历60余年,人们早已熟悉并默认了普通话的读音方式。 所以,按照普通话来读是最保险的办法,谁要是觉得不服气,有本事把所有的字都按照古音来读,如果没这个本事,就老老实实学好普通话。据我所知,目前能够念出大部分古音的人极少,也许我非常尊敬的叶嘉莹先生是其中一位。 那么,如果你非要念xiá,那咱们就从古人的特殊注音方式叶音法说起吧。 叶音的前世今生 咱们看这首《山行》,这首诗里的“斜”字跟后面“家”、“花”二字是押韵的。然而由于古今字音的变化,这个字到了现代咱们念起来不押韵了。 可是,硬是将斜念xiá 也是不对的,因为古代并不是就这么念,而是朱熹等人后来在搞不清古音的读法之下采取的一种折中之计。 时光如流,古人的读音方式我们已然搞不清楚,然而诗歌讲究平仄、押韵,所以古代的诗词押韵而用普通话读起来不押韵,这不是我们现在遇到的问题。早先就有。 南北朝以后的人读周秦两汉韵文感到不押韵,就临时改变其中一个或几个押韵字的读音,使韵脚和谐。这是由于不懂古今语音不同所致。 例如,《诗·关睢》末章:“参差荇菜,左右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清代阮元刻《十三经注疏》附《释文》说:“乐之,音洛,又音岳。”这是因为诗里“乐”与“芼”(mao)韵,“乐”念 yao(即五教反)最和谐。 例如,《邶风·燕燕》:“燕燕于飞,下上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瞻望弗及,实劳我心。”这里面“音”、“南”、“心”三个字是韵脚,后来“南”字跟另外两字已经不押韵了。于是后人就把“南”念成“乃林反”,折合成现代读音近似于nín。 (反切注音法是古人的一种注音方式,基本规则是用两个汉字相拼给一个字注音,切上字取声母,切下字取韵母和声调。比如“东”,就是“德红切”,即取“德”字的声母和“红”字的韵母和声调。当然,这里声调有问题,可见反切法也存在问题,这个下期咱们再讲。) 到了宋朝,朱熹提出了著名的“叶音说”,指以改读字音的(错误)方式,来读诗经、楚辞等先秦的韵文。 《诗经》比较遥远,咱们以三首唐宋诗词为例说说。 第一首: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韵脚是“回”、“衰”、“来”。按我们现代普通话发音,“回”跟“衰”和“来”已经不押韵了。一种协韵是把“回”念成huái,一种协韵是把“衰”念成cuī(其实是旧读)。这两种方法严格讲都有问题。 第二首:天门中断楚江开,碧水东流至此回。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李白的《望天门山》这首诗按照“叶音法”改动读音,有两种读法: 天门中断楚江开 kēi碧水东流至此回 huí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léi 第二种读法:天门中断楚江开 kāi碧水东流至此回 huái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 lái 哪种对呢?都可以,但是都不对。 第三首: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辛弃疾的《鹧鸪天》这里面除了“斜”字读不押韵外,还有个“些”字。有人将“些”读为sā,就可以与芽、鸦、家等字押韵了。 同理,李白的《蜀道难》“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蛇”和“麻”是韵脚,也有人把“蛇”念成shá。 举这几个例子说明什么问题呢?一是我们要认识到“叶音法”就是古人为了读起来押韵临时改变的读音。二是,我们在学习古诗词的时候应该了解一下古人的注音方式,明了为何会有这么多不同的读法。 叶音法的一些基本运用技巧 叶音法到底怎么运用呢? 在讲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需要了解一下古代的音韵系统,我们的音韵系统分为上古音系统,中古音系统,近代音系统。 上古音系统指的是春秋以前到两汉时期,代表性音系是《诗经》的韵部系统和先秦的声母系统。 中古音是指南北朝至隋唐时期汉语的语音。代表性音系是《切韵》音系。近代音是指宋元明清时期的汉语语音,近代音的代表性音系是元朝的《中原音韵》音系。 我们目前最常见的是按照近代音系统,而参考的韵书是《平水韵》。 咱们按照上面的例子依次来看。 第一 杜牧的《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押韵在平水韵“下平声六麻”中,这个韵部的字有“家,花,沙,麻,车,蛇,斜,些……” 其中家、花、沙、麻现代普通话韵母都是a,依然押韵,但是车、蛇、斜、些就不行了。那么后人将这些字作为韵脚时的叶音读法,就是把这些字韵母强改为a,声母根据需要作调整就行了。 那么我们看另一首诗,卢照邻《长安古意》的第一段,“长安大道连狭斜,青牛白马七香车。玉辇纵横过主第,金鞭络绎向侯家。”读法就是把“斜”念成xiá,把“车”念成chā。 第二 贺知章的《回乡偶书》 “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押韵在平水韵“上平声十灰”中,这个韵部的字有“回,雷,灰,梅,杯,来,开,苔,衰,才……” 一部分字普通话韵母是(u)ai,另一部分是(u)ei。这些字作为韵脚时的叶音读法,就是把所有韵脚的韵母都强行统一到(u)ai或(u)ei其中的一种上来。 于是,我们看另一首诗,刘禹锡《游玄都观》:“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如果要叶音的话,就是把“回”读成huái,这样最省事,否则就得改“来”“栽”两个字为“léi”“zéi”,显然不划算。 第三 李商隐的《登乐游原》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押韵在平水韵“上平声十三元”中,这个韵部的字有“言,原,元,园,门,魂,昏,尊,根……” 一部分是(u)an,一部分是(u)en。有人把“驱车登古原”中的“原”念成yún,得以和“昏”字押韵。类推一下,遇到这个韵部的诗词,把韵脚的韵母都统一到(u)an或者(u)en上就行了。 于是,我们看到用王维的《答武陵田太守》:“仗剑行千里,微躯敢一言。曾为大梁客,不负信陵恩。”如果要叶音的话,把“言”念成yún即可。 叶音法的疏漏之处 通过上文咱们知道,叶音法是一种便于读诗词的权宜之计。既然是权益之计,肯定存在很多问题。 我们不用罗列很多例子,只举一个——苏轼的《念奴娇·赤壁》。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词用普通话念已经完完全全跟押韵不沾边了!然而,你可别以为苏轼写这首词就不押韵,古代的诗词没有不押韵的,中国传统的诗词就没有不押韵的。 这首词韵脚依次是:物,壁,雪,杰,发(發),灭,发(髪),月。这首词,用南方某些地方的方言来念仍然押韵,不过我们这些浸淫普通话已久的广大的官话区人民恐怕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这些字怎么会是押韵的。 这种情况下,如何用叶音法归类呢?我看几乎不可能,就是朱熹再世,估计也抓耳挠腮,不知所措。 当然,也有人说,“斜”字读“xiá”是南方方言,对不起,没有任何资料显示有方言读这个音。 《唐韵》(唐)中,“斜”字为“似嗟切”,即读“siá”《集韵》(宋)中,“斜”字为“徐嗟切”,即读“xiē”《正韵》(清)中,“斜”字为“于遮切”,即读“yē” 最接近的读音也不过是“siá”! 综上所述,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不能确定的话,最好按照普通话去读,当然,也可以按照个人兴趣去读,这个都没有关系。 但是作为古诗词爱好者,或者人民教师,一定要将个中缘由搞清楚,否则就要误人子弟,贻笑大方了。 参考书目:1 诗词格律(王力著)            中华书局2 诗词格律十讲(王力著)        北京出版社3 中国音韵学(王力著)          商务印书馆4 《诗文声律论稿》(启功著)     中华书局5 《唐宋词格律》(龙榆生)       中华书局6 《唐宋诗词鉴赏》(王步高)     北京大学出版社7 《汉语音韵学论纲》(张诒三)   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远上寒山石径斜的意思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