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知识

鼓上蚤时迁(鼓上蚤时迁的结局:协助林冲复仇成功,身份遭同行暴露)

鼓上蚤时迁
鼓上蚤时迁原本是个窃贼,一身飞檐走壁的本领,做些偷鸡摸狗的勾当。若不是在机缘巧合下结识了杨雄、石秀,恐怕这辈子也就是个无人问津的小贼。他与杨、石二人一同入伙梁山途中因偷鸡被抓,最终导致祝家庄和扈家庄遭到血洗。梁山大聚义时,时迁排在倒数第二位,是四大走报机密步军头领之一。在程善之的《残水浒》中,时迁的表现却非同寻常。他不仅帮宋江、吴用做过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最后因祸得福,成了朝廷的官吏。

时迁首次出场亮相是在该书的第三回。宋江、吴用得知有人在暗中组建军官团的消息后,首先怀疑的就是副寨主玉麒麟卢俊义,随即以商讨攻打兖州事务为由,将卢俊义请入机要室进行试探。幸好,军官团之间的联络都是由燕青在暗中进行,卢俊义不知情,因此表现得十分坦然,没让宋、吴二人捉到把柄。经历此番试探之后,宋江、吴用仍不死心,又特意派善于飞檐走壁的时迁潜入卢俊义住所暗中盯梢。谁知,时迁出师不利,当晚就被惊醒的卢俊义捉个现行。有了这番经历,卢俊义和燕青做事更加隐蔽,时迁连日探查,也没有丝毫收获。

据后来燕青探得的消息可知,早在大聚义前,时迁就已经奉宋江、吴用之命暗中行事。当时,梁山的势力逐渐壮大,宋江便有了独霸梁山的念头。不过,在此之前,宋江有件要务急需处理,那就是毁掉当年决定拥立小旋风柴进时签下的一份盟书。为了达到目的,宋江曾多次派时迁潜入沧州的崇义公府行窃。但由于崇义公府太大,楼宇亭阁众多,时迁多次前往都未能得手。无奈之下,宋江这才不得不与吴用谋划了一出天书石碣的闹剧,堂而皇之成了一寨之主。

除了按照宋江的密令行事之外,时迁还参与过多次梁山的行动。林冲探得高俅的下落后,在军师吴用的建议下,请阮氏三雄和时迁帮忙,在南旺营一带的水路上拿住了高俅父子。在带着高俅父子回山途中,高俅心中忐忑,不肯进食。时迁当即抽出短刃,拉着高衙内说道:“你老子生病了你只知道吗?这病必须得割股才能治得好,快拿火锅来,一边割一边吃才是新鲜的第二十五孝呢!”说罢,在高衙内手臂上重重就是几刀,疼得高衙内杀猪般嚎叫。时迁此举虽然有些残忍,但对付高衙内这般纨绔子弟,着实是大快人心。

此后,时迁奉命跟随戴宗沿途寻找失踪的朱武等头领和二十万金珠,在曹南山中岭的村落中发现了朱武的腰带扣,并以此为线索找到了七位头领的尸首。但随后发生的事情,对于窃贼出身的时迁来说却极具讽刺意味。时迁和戴宗发现了朱武等人的尸首时天已大黑,二人随即在附近村里的山神庙中过夜。正值稻米成熟的季节,村民们为了防贼偷窃,自发组织在田间地埂巡逻。谁知,当天夜里还有真有一个名叫张麻子的小偷潜入村里偷窃稻米。

有趣的是,张麻子见田间有人巡逻不好下手,准备离开时恰好发现了留宿在山神庙中的时迁、戴宗。于是,他就从熟睡的时迁身上偷了几片金叶子和梁山专属的旗子。随后,张麻子被巡夜的村民生擒,时迁和戴宗的真实身份也随之暴露,被闻讯赶来的官军生擒后押入大牢。一位偷窃大神竟然被同行偷窃,还因此被生擒活捉,此中的讽刺意味不言而喻。不过,时迁倒也因祸得福,生擒后受到种师道的器重,被留在军中担任从九品的迪功郎。

官军对梁山形成合围后,时迁奉种师道将领前往梁山送达招降檄文。在梁山期间,虽然时迁在忠义堂拥有一席之地,但位卑职低,又没有什么大能耐,平时说话机会少,难得被头领们正眼相看。如今与往日不同,时迁虽然只有从九品官衔,但毕竟是朝廷命官,在忠义堂上底气十足、声音洪亮,惊得吴用和众头领目瞪口呆,瞠目结舌。时迁说完后,拱手说道:“小弟奉命而来,公事已毕,诸位兄弟来日再会,小弟去也。”随即在众目睽睽之下,慨然而去。
参考书籍:《残水浒》

鼓上蚤时迁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