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百科

那拉提草原(那拉提草原的痴情绝恋)

那拉提草原

十里胡杨各不同,一湾一秀竟登封。景成诗画诗成景,人在桥头桥在空。河水碧,石礁红。云从山外到山中。秋风不让青山冷,留下斑斓做斗篷。              一一题记       “结庐五云里,牧马万山巅。芳草被平野,杂花开莽原。水连银汉落,鹰抱雪峰抟。奶酪换盐处,依稀太古年。”那拉提,一个多情的名字,一段蹒跚的历史,把我物化在“三面青山列翠屏,腰围玉带河纵横”的草原上。花噙泪珠,云乘御令,念思若雪,翩翩而来,绵绵不绝。
       传说成吉思汗当年引兵西征,春进天山,风雪弥漫,正当饥寒之师疲惫不堪时,翻过一道山岭,眼前却见云开日出,繁花似锦的草原,兵士们高呼:“那拉提(蒙语: 有太阳)”!于是,地由此名。
       那拉提,位于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新源县境内。三面环山,层恋翠郁,一条巩乃斯河在草地上逶迤西行,蓝天、白云、葱野、雪峰浑然一体。犹如山谷中铺展开来的一幅幅恢弘图面,那拉提草原是世界四大草原之一的亚高山草甸植物园区。是哈萨克族人口最多的草原,积绽了浓郁的民族风情和悠久的历史文化。       我在那拉提草原放牧,弄驰的马蹄声亲吻着巩乃斯河畔的草儿,它们肆无忌惮地在辽阔中飞驰,苍茫茫的尘土像一条大河,一直向前延伸。
       羊儿总也找不到,原来都聚集在了天边,你看它们成群地在黄昏里奔跑,一个个变成了金黄、火红,和浑圆的落日戏耍、打闹,一点也不怕暮色正在收拢。               我知道,那是风在云朵上放牧羊群。
       你看云朵,正甩开一鞭残阳,追逐奔跑在天上的草原。
       我知道,只有奔腾在巩乃斯河的流水,浩浩荡荡,不遗余力地流淌着岁月,把牧羊人的日子流向比远方更远的远方……
       你看,马蹄声与远处传来的冬不拉不期而遇。它们铺没了辽远、旷古,与巩乃斯河水的清澈一起叮咚,与微风吹动下的黄昏相濡以沫。
       我知道了,那是爱的声音,在碰撞着思念的心声,每一次都是那么令人心旌摇荡。
       太阳升起来了,升起在一望无际的那拉提大草原上,养蜂女纵马扬鞭,火红的衣裙在风中像漫卷的一团云,在绿波中飘动。
       马蹄声,嘶鸣声,羊叫声,此起彼伏。那是草原上最嘹亮的晨曲啊,一声高过一声,悠悠地,唱了多少年,唱了多少春夏秋冬!
       弯腰折下一朵花,放在唇间,花香扑鼻。
       放声高歌,百灵一样的歌喉,回荡在一望无际的草原上。
       苍穹下,一只雄鹰盘旋着,强劲的双翅一会儿伸展,一会儿上下振动。它犀利的目光穿透云层,穿越群山与大地,俯瞰这草原上的明珠一一那拉提。
       花儿在蹄声中绽放,远去的骏马,风声猎猎。我听到了内心战栗的声音,正热泪盈眶,饮尽温柔。
       风从草丛里六窥视,用眼神撩起裙摆的妩媚,腾起涟漪的波纹,在雪山下出没,若隐若现的歌声,惊醒一阵马蹄声。
       鸽子盘旋,与落日擦肩,它大爱自由、翻飞云雨间,而我的歌声如音符般轻跃白与昼,思绪如画卷般铺张大片草原。
       我只想做一只小小羔羊,从此安心寻找草的芬芳,设想白色毡房旁挤奶的姑娘,用鞭子温柔地敲打身体,如幸福的恋人般依偎,而那条小道,依然细如桑麻。
       蹄声幽幽,那是牧羊人的鞭子,擦试着刚刚苏醒的天空,从远方达达归来,湿漉漉的衣襟沾染了雪莲花的清香,而杏花沟的阳光正好,枝头缀满了粉色的花朵,千朵万朵倾听牛羊的私语。
       那拉提是彻夜难眠,它熟知每一个牧人藏在酒杯里的乡愁,以至巩乃斯河的波浪声入梦时,月光打开天窗,冬不拉弹出乡音。当春风掠过四月,那拉提的风儿暖了,花儿红了,那散发着清香的草味儿,就拴住了牧羊人的魂魄。
      “伊犁的雨水,织不出对你的思念;那拉提的风雪,诉说对你的亏欠。如果不曾和你相遇,会不会视而不见,我们曾在可可托海许下的诺言……”
       一路跋涉,一路风霜,养蜂女来到了两千里外的那拉提。为了让牧羊人断了念想,她让人转告他,她嫁到了伊犁,她要在那拉提草原上生根发芽了。距离虽然遥远,相见也遥遥无期,而牧羊人的思念和他对爱情的期盼,已渗入骨髓,已刻骨铭心,他撕心裂肺地呼唤,越过了千山和万水,在这首情歌里缱绻不已。“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只是这一句,唱醉了多少人的心啊!可可托海的牧萆已经干枯了,白桦树的叶子也变成金黄,他还在等待着心上人回来。这首《那拉提的养蜂女》算是对牧羊人最深情的回应。
       毡房外驼铃声响起,悠扬歌声当戈壁,心里苦楚向谁诉,美丽的姑娘在哪里?心中牵挂和思念,有人等你的消息,可可托海牧羊人与那拉提的养蜂女,一曲相思诉不尽离殇,一腔愁肠倾不完情长,历经沧桑诉甜蜜!
       红尘深远,风月无边、盼这世间所有的美好,都是恰逢其时。孤单的身影,在月光下,拉的很长很长,久久的注视着前方,什么东西在眼前晃来晃去,伸出手,却什么也抓到,指尖的烟灰一点点飘落着。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最长也不过是一生,最短是一瞬,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生命中有一些人与我们擦肩而过,却来不及遇见。遇见了,却来不及相识;相识了,却来不及熟悉;熟悉了,却还是要说再见。有的时候,你为他千回百转、不畏山高水远,却终是擦肩,有的时候,萍水相逢,相视一笑,已是心意嫣然。
       染半滴相思,卸去黎明的开始,追忆傍晚的泪水,是等的晚,还是笑的快,一切的注定,在昨天消失了缘分,一切的命脉无法摆脱天涯的心情,世界的方向,无法寻找自已的位置,而此刻的相识都聚散在婉转的逗留中。
       缘分的爱,注定的情,一切的相遇,相思画面上的问候,泪水之后的前进,是梦给的追忆,还是昨天给予的机会,离开了话语的婉转,离不开思念的频率,时间的钟声悄悄的来临,而心情的改变却以往如果还有什么不对,什么样的话语,能粘补曾经的泪水,那是一片空心的等待,却有一段执着的时间,那片无法忘怀的风景,有着美丽的心情,散发着今天的诱惑,是份的付出,是感的明白,一切的执着,都是用心跳来衡量的。
       相思是真,等待是情,表白是真实的,话语是用时间来倾诉的,一起的时间,伴随的爱意,走在内心,漂在身外,感觉神奇。美丽的音曲,爱意的醉景,好美的繁华,好精彩的片段。
       离开了画面,走进了相思,而此刻的泪水没有等待,而是蔓延在内心,而划落在大地,心中的到位,简单的喧哗,无法徘徊曾经的情景,而话语的婉转,事迹的蔓延,在内心,在相思,泪水的倾诉,无法走过的昨天。
       缘起缘落,聚散有时。爱情的开始,我的都在等一个结局,要么幸福安暖,要么曲终人散。每段相遇的故事也都会有不同的结果,或平平淡淡,或刻骨铭心,一次回眸,便是永生的眷恋,一个转身,便已海角天涯。
       每一场缘分的邂逅,都是前世种下的因果。花落花会开,缘落终成空,遇见,请相互珍惜彼此,下辈子,我的们不会再见。
      世间的相遇,都是久别的重逢,彼此错过的时光,总能连接起一段很长的距离,当凝眸的那一刻,存入彼此脑海相惜相伴的画面,永久的定格,此生便已没有遗憾。
       此生情已尽,物是人非。尘世间,多少相聚相逄,在花开花谢时变的沧桑,多少分散离别,在叶绿叶枯变得怅然。当所有的牵挂与思念,撒满了衷肠,该怎样去涂写那浓重的一笔凄凉的色彩?当所有的相思与记忆,落满了尘埃,又该怎样去诉说在心头那浓浓的哀伤?
       一个回眸,光阴走过,泪水落在了故事里!一个转身,岁月走过,叹息留在了景色里!
作者简介: 梅洪昇,笔名: 秋叶,黑龙江人。系中国散文诗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中国诗词家协会会员,解放军红叶作者,内蒙古作协、诗协会员,江西省作协、贵州省作协会员。
般若苑 用智慧承载智慧,用生活感悟生活! 801篇原创内容 –> 公众号

那拉提草原相关文章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