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故事

《首都文学》4958期‖山东作家莫语:秋 妹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莫语,原名:王秀华,1963年9月出生,烟台市作协会员。1986年山东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现任烟台汽车工程职业学院教务处副处长。经常在各级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作品。
秋 妹【散文】莫 语(山东烟台)
父母在的时候,每年回家过年;父母不在了,每年清明回家上坟。又快过清明了。那年清明回家上坟,看见父母的坟头上有新土和烧纸,正纳闷间,听见后面有人叫我;“华哥,你回来了?”我回转身来,看见秋妹和她拿着铁锨的哑巴儿子,一种内疚、凄凉的感觉袭上我的心头……秋妹是我童年的小伙伴。我们老家一条胡同住着四家,前面是我叔叔家,家里有四个女儿;后面就是秋妹家,秋妹有三个姐姐,和一个聋子弟弟;再后面就是村里的书记——秋妹的叔叔家,她叔叔家也是三朵金花,就我们家男孩多。因此,我童年的小伙伴,大部分都是女孩子。我和我胡同里的这些小女孩,春天里一起去挖野菜薅猪草;秋天里一起去拾草摘松球。我从小嘴甜,见到胡同里的人,总是甜甜地叫着。胡同里的婶子、大妈,嫂子、姐姐都喜欢我,秋妹更是对我特别好。秋妹的父亲因公去逝,村里对她们家很照顾。我们家因为男孩子多,要盖房子,生活过的很拮据。我和秋妹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会变戏法似的,要么拿出来块糖果出来给我,要么是从衣兜里拿出来个红苹果,或者是根嫩黄瓜出来。有一年寒假,我们到村北小河玩,小河上冻了一层薄薄的冰,我们在河边上的薄冰上打滑溜,书记家的小三很调皮,乘我不备,冲撞了我一下,我一下就滑到河中央的深水里去了,由于惯性的作用,她也跟着滑进去了。秋妹急眼了,鞋也不脱就跑过来,把我们俩拉起来,我们俩像落汤鸡一样,寒风一吹,瑟瑟发抖。书记家的小三回家后就感冒了。书记的老婆就领着她的宝贝女儿来找我母亲,我吓得赶紧跑到秋妹家躲起来,秋妹知道后,就到我家作证说:“婶妈,是我三妹先推了人家,把她自己也带进去了。”我才免了一场皮肉之苦。秋妹初中毕业就辍学了。我姐姐出嫁后,她经常来我家帮我妈妈干些家务活。我念高中的头天晚上,她敲开我家的后窗,红着脸塞给我一个红语皮日记本,一句话也没有说,低着头就走了。我仔细的翻开着,一个字也没有,里面有那个时代的几张女电影明星的照片。本子中间夹着一朵清香的野菊花。秋妹的大名叫:程秋菊。菊花,秋天的菊花,虽然开的不绚烂,甚至和小草一样默默无闻,但清香,顽强,傲霜屹立。秋妹是不是用这朵秋菊花来比喻自己?七十年代末,烟台农村还没有实行责任田,高中生活是很苦的,学生一个周只能吃上一次馒头,每人只限定四两,其余的饭都是窝窝头,玉米稀饭。那窝窝头都是粮管所里多年的陈粮,死铁铁的,象石头一样生硬,一咬两个白牙痕,散落的玉米面唰唰的往下掉,稀饭碗里漂浮着长条条的玉米虫子;中午2分钱的菜,大部分是稀汤寡水的萝卜片,偶尔,谁的碗里有一片薄薄的白肉片,那是厨师的恩赐。冬日的一个中午,我打完饭往回走的时候,“华哥,华哥—”我抬头一看,秋妹满脸是汗,手拿一个红色的头巾在学校大门外向我舞动着,我高兴的急走过去说:“秋妹你怎么来了?”17岁的她长得比我还高,红彤彤的脸蛋给人一种健康的美,两颗葡萄似的眼睛率真而明亮,丰满的胸脯急剧的起伏着。“我就怕找不到你,给。”她从自行车的书包里小心翼翼的拿出来2个金黄金黄的散发着浓浓鸡蛋香味的胶东媳妇饼。“我二姐3天前出嫁了,这是我妈妈烙的媳妇饼。今天是水道集,我跟村人来赶集。”她一边用头巾扇着风,一边说着。我们坐在大柳树下,她拿了我领的窝窝头,吃了一口说:“我尝尝”。我吃着她给我的媳妇饼,用一双筷子夹着萝卜片,她一片,我一片,我一口,她一口,幸福的泪水溢满了眼眶。人生,有时象炎热的夏天一样,刚才还绚丽多彩,一会儿就阴云密布。当我以高出分数线近20分的成绩,满怀豪情准备上大学的时候,我却落榜了—因为我的眼睛是色盲,和报考的志愿不相符。想想父母、家人对自己的期望,想想2年来付出的辛苦,我哭了,我绝望了!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感觉命运对我太不公平了,死的心肠都有了。秋妹来了,她敲开了我紧闭的房门,“你的眼不好,谁知道啊,不埋怨你学习不好,也不能埋怨父母,是老天爷不长眼……”秋妹来劝我,劝着劝着,我还没哭,她却哭了……良久,秋妹抬起头来说:“哥,干什么不是一辈子?我叔叔家的小三听说要去县里的棉纺厂工作,我去找我叔,叫你顶替她到村里教学,等我过了20岁,我就嫁给你,山上的活我干。”质朴的话语,如山涧的溪水,涓涓地流进我的心房!男人当自强,更不能叫女人上山种地来养活自己!我抬起头来说:“秋妹,当老师也的有文化,我准备再复读一年,报考师范学校,当老师。”一年以后,我终于拿到了省城S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临走的晚上,我们默默的坐在小河畔,清清的河水打着旋儿欢快的流向远方,细长的白漂鱼,调皮的蹦窜一下,溅起浪花朵朵。她掏出了一双绣有黄色菊花的鞋垫给我,两个鞋垫之间是10元钱。她把头依在我身上,深情地说:“哥,鞋垫是我亲自纳的,钱是我上山刨药材集攒起来的,你不要嫌弃少,下次回来,我会多给你一些”月光下,我们俩相偎依在一起,一滴泪水从秋妹的眼里,悄然的溢出……夜深了,月牙躲了起来,初秋的风儿还是有些凉意的。秋妹抬起头来说:“回家吧哥,明天我就不送你了,记得给我写信,不要忘了我!”。到了大学,开始的时候,每个周给秋妹写一封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学业的增多,慢慢的就少了。假期回家,见到秋妹没有那种恋人相见恨晚的感觉,和她在一起,只有我说,她听,叫她说,她反而没有什么话说了。所谓的没有共同语言,可能就是这样吧。开学走的时候,我把秋妹给我的50元钱和羊绒毛背心,叫母亲等我走后,找了个机会还给了她。东西还给了她,心中对她的愧疚却增加了,像座大山压在心里,沉甸甸的……后来听母亲说,村里许多人给秋妹提亲,她都拒绝了。大四寒假回家后听说,她母亲和她叔叔叫她给她的聋子弟弟换个媳妇,我鄂然!社会发展都到了八十年代了,怎么还有“换亲”这种陋习?看来封建思想在落后的农村,还是没有彻底地根除。晚上,她叔叔就到我家来说:“大学生,你回来了,求你件事,我们俩家就这么一个儿子,想叫秋菊,给她弟弟换个媳妇传宗接代,你无论如何帮助劝劝秋菊,她最听你的话。”我震惊,我愤怒,真想冲上去捣他两拳!可是,他毕竟是村支书,父母、兄弟还得在他的手下生活,得罪不起啊!我哭笑了一下说:“她怎么能听我的?”转身走出家门。我在大街上漫无目标地走,刺股的寒风迎面刺在脸上,也不感觉冷。不知不觉地,我就走到了河边那颗大柳树下,大柳树干枯的支条随风飘荡,树干四周堆了一些玉米秸。秋妹就在那玉米秸堆里,看着我慢慢地走过来,仿佛她知道我一定会来的一样。我惊愕地看着她问道:“这么冷的天气你在这里干嘛?”她说:“我在等你!我知道你能来!”我叹了口气,她接着说:“哥,你同意我给我弟弟换亲吗?”我无言以对!我只能沉默!“对方怎么样?”我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比我大15岁,是个哑巴,啊?不——”我喊着,泪夺眶而出……“你能娶我吗?哥,你不能娶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满脸泪水的秋妹嘶哑着问我。是啊,我能娶她吗?大学毕业的我能回来吗?社会、家庭能接受我们俩的爱情吗?我沉默,我莫语,任凭泪水滴落满衣襟,我始终不能说出来那个“能!”弹指一挥间,20多年过去了。秋妹用自己的青春给弟弟换了个漂亮媳妇,她自己嫁了个大哑巴,又生了个小哑巴。看着秋妹那饱经沧桑的脸庞,那失去光泽黑白相间的头发,愧疚之情油然而生,“妹,什么事你说,我一定帮你”。“哥,我儿子就是哑点,很灵性的,会开车会修车,我想叫他跟你去,给你开车也好,看门也好。”“行,我给他找个工作。”我应着。“快,还不谢谢你舅舅”,那孩子深深的向我鞠了一躬。“不要这样,不用这样!”我连忙扶起这像似了秋妹的孩子。那年的春天姗姗来迟,清明了天空还飘着雪花,片片雪花落在我身上化成一点点水滴,刺痛我那颗脆弱的心,哦,秋妹,你可知道哥哥这些年的煎熬……哥哥心中对你有愧啊!2010年清明节后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原图源自网络,编辑后期制作小说封面。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社 长:纳兰雨辰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魏彦烈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张 峰 韩星海
吴子新 徐军华王保义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