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杂文

走进黄堡书院/程亚平

走进黄堡书院
程亚平去铜川黄堡书院参加读书分享会,抑或聆听和谷等老师主讲的文化大讲堂,我都会想到古代文人谈诗论道时的旷达,想到尘世的阳春白雪。站在黄堡书院,似乎与书融为一体了。耳畔是翻书的声音,眼前是一摞摞泛着金光的书籍。这里,俨然已经成为铜川文化的新高地。走进黄堡书院,被一缕缕书香浸染。和谷文学馆是黄堡书院最早建成开放的,它是黄堡书院的魂魄。
去黄堡书院,需要仰视文化精髓,更需要探究和追随其文学精神。
一书院与书有着密不可分的紧密联系。宋代学者王应麟的《玉海》曾经对书院作过解释:”院者,垣也”,意思是指用一圈矮墙将建筑物围起来而形成的藏书之所,似乎就是古代的图书馆。
据史料记载,书院的萌芽可以追溯到汉代。《后汉书·包咸传》载,“包咸少为诸生,受业长安,师事博士右师细君,习《鲁诗》《论语》。后住东海,立精舍讲授。”《三国志·魏武帝纪》载,“筑精舍,欲秋夏读书,冬春射猎。”《后汉书·儒林传论》载,“精庐暂建,赢粮动有千百。”由此可见,“精舍”、“精庐”是聚集生徒、私家讲学之所。不过,当时的私家讲学皆由口授,限于出版技术水平,尚不具备藏书条件,“精舍”、“精庐”当是书院的前身,但还不能算作真正的书院。
书院这个名称始于唐代。袁枚《随园随笔》云:“书院之名,起于唐玄宗之时,丽正书院、集贤书院皆建于省外,为修书之地。”根据主办者的不同,书院形成官办与私办两类。中国最早的官办书院始于唐朝,唐玄宗开元五年(717年),于东都紫微城乾元殿东廊写四部书,因号乾元院;次年改为丽正修书院;开元十二年(公元724年),移至明福门外,名丽正书院;开元十三年,改称集贤殿书院。唐代纸张的大量使用和雕版印刷术的发展,书籍越来越多。为了方便读书人,建造较大的院子来安置藏书,就产生了真正意义上的“书院”。元代欧阳玄在《贞文书院记》中说:“唐宋之世,或因朝廷赐名士之书,或以故家积书之多,学者就其书之所在而读之,因号为书院。及有司设官以治之,其制遂视学校……”唐末至五代期间,战乱频仍,社会动荡,官学衰败,许多读书人避居山林,创立书院,形成中国封建社会特有的教育组织形式。书院成为实施藏书、教学与研究三结合的高等教育机构。
宋代书院的兴起始于范仲淹执掌南都府学,特别是庆历新政之后,讲学为主的书院在北宋盛极一时,宋代最著名的有四大书院:河南商丘的应天府书院、湖南长沙的岳麓书院、江西庐山的白鹿洞书院、河南登封的嵩阳书院。到了南宋,随着理学的发展,逐渐成为学派活动的场所。书院大多是自筹经费,建造校舍。教学采取自学、共同讲习和教师指导相结合的形式进行。书院不是为了应试获取功名,而是起着教育、培养人的学问和品德的作用。
明代书院发展到1200多所,其中有些是官办书院。随后,一些私立书院自由讲学,抨击时弊,成为思想舆论和政治活动的场所。最著名的有江苏无锡东林书院,“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这幅对联就出自该院。“东林书院”培养了杨涟、左光斗等一批不畏阉党权势、正直刚硬廉洁的进步人士,他们被称为”东林党”,受到当朝的严酷压制。明朝统治阶级曾先后4次毁禁书院,书院逐渐走向没落。然而,书院有着顽强的生命力,多次毁而不绝,书院师生宁死不屈。
元朝书院继承了宋代书院的基本制度,但是也有了新的变化,书院自身发展的同时,官府加强了控制,极力促使书院走向官学化。书院渐渐失去自由讲学之风,追求科举,几乎同官学一样。
清代书院达2000余所,但官学化也达到了极点。雍正十一年(1733年),命令各省建书院,书院逐渐兴盛,不分官立私立,皆受政府监督。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诏令各省书院改为大学堂,各府、厅、直隶州的书院改为中学堂,各州县的书院改为小学堂。至此,书院退出了历史舞台。历经千余年历史风尘的书院,对中国封建社会教育与文化的发展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如今,在文化繁荣的新时代,书院再一次进入我们的视野。
走进铜川黄堡书院,参观和谷文学馆,进行创作研讨、书画交流等,文人雅士聚集,我们又一次感受到文化推动社会前行的力量。

黄堡书院坐落于黄堡镇漆水东南岸,原为铜川市卫生学校。西临耀州窑博物馆,东临孟姜女故里孟家塬村(秦人村落、影视基地),为铜川市黄堡耀瓷文化产业园主要组成部分。
黄堡书院还在建设当中,精彩值得期待!
据该项目规划书招商推介,总投资3.2亿元,一期投资2000万元。总占地面积300亩,一期占地90亩。该项目将原铜川市卫生学校旧址进行改造,建设一个集铜川地域文化艺术研究交流培训、观光休闲娱乐、餐饮住宿洗浴、农产品培育采摘体验、特色产品包装销售等为一体的综合文旅实体。引入国学孵化概念和成果技术转化一体概念,以国学、国风、国韵、国术、国医为主题,设置讲堂、会展、办公、星级酒店、健康疗养及综合服务性功能为一体,探索书院国学文化与现代文明的深度融合,充分发掘文化与旅游双重资源的社会因素与经济因素,推进铜川市文化品牌与旅游品牌的深化拓展,为铜川市文化资源开发、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智力支撑和市场化实践。
2017年9月,书院内和谷文学馆建成并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
久仰和谷老师大名,第一次见到老师“真人”是在西安。2016年9月,由陕西省慈善协会等组织的慈善征文活动举行颁奖典礼,和谷老师荣获特等奖,我的诗歌有幸荣获优秀奖。从铜川到西安,由于地点不熟悉,找到地方会已经开始了。我悄悄坐在后面。工作人员疾步过来,安排告知我上台领奖需要注意事项。看到工作人员和一个人点头打招呼,顺着眼光一看,哇,原来是和谷老师。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却非常确定是和谷老师了。之前,在各种媒体报道中看到过和谷老师的照片,目光深邃,面容庄重,很有文学大家的风范。现在,第一次见到“真人”,却和照片中的感觉不一样:面目慈善,从容优雅。
工作人员听说我是铜川人,小声向和谷老师介绍我。
“这是你们铜川的作者。”
和谷老师侧身,微笑点头表示问候。
“我是铜川程亚平。请您多指教!” 我小声说道。
和谷老师问了我一些个人情况,又鼓励我多读书写作。
后来,进行获奖作品朗诵环节了。节目组安排陕西朗诵艺术大家曲波朗诵了我的获奖诗歌《飞向阳光》。
和谷老师小声说,“能够被选上朗诵,说明诗歌写得不错。”我知道和谷老师是在鼓励我。因为正在开会,我们也没有过多交流,但是我能感受到和谷老师对家乡作者的期待。后来,我请工作人员帮忙和和谷老师合影,和谷老师欣然答应。
一位文学大家,没有高高在上,有的是对家乡作者的殷殷叮嘱。他的谦逊随和,坦然热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天回家后,我在微信中这样写:今天我去西安领奖了,其实最让我高兴的是见到了和谷老师……
和谷老师是国家一级作家、陕西省作协主席团顾问。历任《陕西青年》记者,《长安》文学月刊主编,《特区法制》总编辑,陕西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办公室主任、副秘书长、副厅级巡视员。曾任西安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南省作家协会创委会主任,海南省、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197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和谷文集》14卷,《真书风骨柳公权传》《还乡》《谷雨》等60多部,舞剧《白鹿原》、《长恨歌》、《孟姜女》编剧。作品《市长张铁民》《无忧树》《铁市长》先后获得中国作家协会全国报告文学奖、全国新时期散文奖和电视剧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等,散文作品收入教材和北京高考试卷,翻译为英文、法文。是新时期在海内外具有广泛影响的重要作家。
我为铜川有这样享誉海内外的优秀作家而无比自豪!和谷老师是我们身边的楷模!
铜川黄堡书院的建设是和谷老师对家乡文化发展繁荣最深切的期待!
和谷文学馆开馆第三天,我与几个朋友相约前往参观学习。
驱车到黄堡书院,突然觉得到了一处文化领地。一行人轻快地走到“和谷文学馆”门前,仰视匾额,五个金黄色的大字灵动舒展,又稳健庄重,我觉得如和谷老师给人的感觉一样美好。
边仰视匾额,边往馆内迈步。
踏进馆内,焦躁的心似乎一下子也安静下来。
和谷文学馆面积约200平方米,其建筑主体为1980年竣工的铜川市卫生学校实验室,闲置多年后经设计改造利用。展厅分为“童年古槐”、“求学黄堡”、“知青回乡”、“大学时代”、“青年记者”、“海南岛客”、“重返故城”等十几个专题板块,通过丰富详实的图片文字作品和影像、著作及实物资料,基本全景呈现和叙述了和谷老师文学艺术创作的生命历程与文化成就。
馆内总体基调厚重,犹如和谷老师厚重的一生。
开馆仪式上,和谷老师谈到,“黄堡书院暨和谷文学馆的建设,是响应各方愿望与众志成城的结果,它的文化价值在于收集继承和传播优秀传统文化,彰显地域历史文脉,必将成为陕西省渭北一带的又一个文化高地,和铜川市内集文学、书画、民俗等多种艺术门类的研究、展示、交流、传播的平台。采取公益性和服务性相结合的运作模式,向各界提供休闲度假和精神消费的配套设施,并开发文化培训演义和国学教育以及现代农业电商创客机构,促进乡村文化旅游的多元发展,造就一方文化事业。”
参观和谷文学馆,我为和谷老师的文学成就震撼:和谷老师是一座文化的富矿,是铜川作者必须仰视的高山,更是铜川作者做人作文的榜样!只有勤奋笔耕、心怀大爱的人才能用一生创作出记录时代,审视自然,关照现实的精品佳作。
退休回乡后,和谷老师不仅创作了一系列弘扬故乡文化的优秀作品,还在引领更多的文学爱好者为家乡的文化发展繁荣做着贡献!每月一期的黄堡书院读书会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作家和文学爱好者前来学习交流分享。
前几日,应三秦百花诗社社长李志文之约,我们到黄堡书院专程拜访和谷老师。李志文说,他请和谷老师给三秦百花诗社题词,和谷老师此次回乡,让他前去拿字。他说,他和和谷老师并不熟悉。后来,到黄堡书院,李志文还向和谷老师作了自我介绍。和谷老师对一个并不熟悉的家乡作者的请求,都欣然答应,可见,和谷老师对家乡文学的支持,对家乡作者的提携,对家乡文学创作迈上新台阶的关注与期待!
为三秦百花诗社题字后,和谷老师热情地说:“亚平来了么,下来我给亚平写一幅。你写诗歌,又爱朗诵,给你写一幅‘诗情画意’吧。”其实,我也特别希望获得老师的墨宝,但我不好意思索求,因为我没为和谷老师做过任何事情。和谷老师主动赠书法作品,让我喜出望外。
这就是和谷老师,胸怀宽广,厚道仁爱!
开馆当天,贾平凹现场题词“其命维新”,并发表热情洋溢地祝词:和谷文学馆的设立,是陕西文化界的一件大事情。和谷是在全国非常有名的作家,得过多次重要奖项,为咱陕西赢得了荣誉。希望和谷文学馆越办越好,力争要长久办起来,成为黄堡的一张名片。这对于传播铜川和陕西文化,意义都是深远的。
正向贾平凹先生期待的那样,一拨又一拨的文化人来到黄堡书院,来到和谷文学馆,这里已经成为展示铜川文化的一个窗口,一张名片。
和谷文学馆的设立,是对新时代铜川文化迈向更高更远时空的响亮召唤!更是为铜川文化设立的标杆!
“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这是黄堡书院的使命,是和谷文学馆的思想和精神。
我们一行人,紧跟其后……
如今,王益区民间艺术馆、川淮藏书馆、喻德江陶瓷馆先后入住黄堡书院,那些种类繁多的艺术珍品熠熠生辉,照亮了黄堡书院,照亮了大美铜川,吸引着更多的人向着黄堡书院奔来!
黄堡书院,已经成为铜川文化的新高地!明天,黄堡书院将会成为渭北文化的一个新热点!
2020年5月17日来源:黄堡书院
程亚平
程亚平,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农民诗歌学会副秘书长、铜川市文联委员、铜川市朗诵艺术协会主席、铜川市作家协会综合部主任、铜川新区文联副主席兼秘书长、铜川新区朗诵艺术协会主席。2017年,先后被评为铜川市第三届“书香女人”、铜川市“优秀志愿者”,2018年,荣获铜川市“星辉文艺突出贡献奖”。2019年,荣获铜川市“书香家庭”荣誉称号。现任新区景丰中小学办公室主任。出版诗集《打开天窗》,散文诗歌集《春光流年》(上、下卷)。其中,《春光流年》荣获第四届叶圣陶教师文学奖。还多次荣获其他省、市奖项。【编辑】孙 阳
【主编】秦陇华
你右下角点一个小编工资涨五毛…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