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诗歌

《首都文学》4545期‖江苏作家微澜:剥毛豆的单身女人(小说)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微澜,本名赵文娟,江苏省徐州市睢宁籍女子。文字追求者,睢宁作协理事,小说、散文、诗歌、报告文学等入选当地《彭城花开》《大风》《徐州抗疫英雄》《睢宁文学70年》《圯桥》等纸刊或合集及众多网络平台。
剥毛豆的单身女人【小说】微 澜(江苏睢宁)
橘子坐在北屋书房的桌子边,一边伸头瞟着卡佛的小说,一边慢腾腾地摸索着剥毛豆。这个时间段的北屋很安静。窗外没有住在楼下车库里不久前才死了老伴的老妇人对小孙子的大声呵斥,也没有对面楼里几个打牌男女噼里啪啦无所顾忌的喧哗。橘子把脸转向窗外,楼下花圃里的那些女贞子,石楠,合欢,广玉兰等树木的顶部,深深浅浅,红黄白绿,都很清晰地出现在她平视的目光里。一棵石榴树,应该是某个业主自己种植的,枝头挂满了刚刚有些发红的小石榴,也夹杂在众多的树木之中,点缀着这个还不算太热烈的初夏。窗口的空气,有着雨后别样的清凉,光线也是极温和的,不像南阳台的总会很刺目。一盆雅乐之舞,在靠着窗口的白色桌面上,俏丽地伸展着柔美的腰肢,像个正在跳芭蕾舞的可爱姑娘。肉肉的叶紧密地凑拥在一起,粉中带着淡淡的绿,让橘子看着看着,眼前就浮现出女儿菲菲那张单纯得近乎透明的脸。可是,为了所谓的爱情,她已经远走他乡,嫁给了一个让橘子很不看好的外地男人。橘子很绝望,临走,只说了一句,希望你不要后悔!橘子身体微微向书桌的方向倾斜,两手悬在大腿之间垃圾桶的上方,用大拇手指甲使劲地抠着毛豆的外壳。还好,橘子一直都有留点指甲的习惯,她不喜欢那种十指光秃秃的感觉。作为女人,她觉得适当地保留一点指甲会很优雅,很有女人味,也会有一些生活中的实用价值。当然,用来打架或挖人皮肉对于橘子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也不会再有那种可能。现在,她的指甲不长也不短,剥毛豆刚刚好。橘子用力地剥开毛豆的外壳,抠出牢牢粘在壳壁上的青嫩的毛豆粒儿,然后放入桌子上一个洁净的青花瓷盘子里。她的眼睛一忽而瞟着书本,一忽儿瞅着手里的毛豆,剥出来的豆粒总是一不小心就掉进了垃圾桶里。并且,剥毛豆的速度也是极慢的,老半天了,书没看几页,毛豆粒也没有剥出多少,照这样下去,原本打算中午炒个青豆木耳肉片的,恐怕要吃不成了。橘子心里有些急躁,那可是儿子安安最喜欢吃的一道菜了。平时,只要橘子炒这个菜,安安总是还像小时候那样忍不住雀跃。有时甚至会跑到正在厨房忙碌着的橘子的身后,用拳头在橘子的脖颈肩甲处不轻不重地捶几下,然后再揉捏一会,并嘻着脸,贴着她的耳根说,老娘,你咋和这菜一样可爱呢!橘子特别的享受那一刻的幸福,尤其是看着儿子风卷残云似的吃掉她所做的饭菜时的那种欢愉,让她觉得所有的苦都抵不过一双儿女所带给她的精神上的富足。从两个孩子刚刚有记忆,到女儿出嫁,安安长成高高大大的帅小伙子,橘子的这道菜已经做得非常的拿手了。那些清碧的毛豆粒儿,油黑的木耳,酱红的肉片,以及几片红彤彤的鲜辣椒,出锅的时候再挂些水粉勾芡。油汪汪、绸嘟嘟、鲜亮亮的,谁看了都会有食欲,难怪安安一直都吃不够呢。橘子推开书本,打算放弃看书专心剥毛豆,卡佛的这本小说集她已经看了两天了,很多不安的情绪和琐碎总是让她不能静下心来。还不到五十岁的人,最近怎么忽然就明显地感觉到一些力不从心了呢?橘子有些害怕,不甘心就这样一直走向衰老或死亡。她开始每天有意无意地加强锻炼,上班或者做别的事必须要出门的时候也尽量选择步行。有时侯早上已经出去晨练过了,晚上又邀约闺蜜梅子一起出去遛弯。没想到居然有效果,疲累之后感觉心里很舒畅,睡眠也比从前踏实多了。而之前她已经很久没有那种一觉睡到自然醒的感觉了。她总是要在午夜之后才能入睡,凌晨两三点钟的时候又突然醒来,然后迷迷糊糊地捱到天亮,导致白天上班神思恍惚,精神特别疲惫,站着有时都能打起盹来。橘子今天一大早就跑到北面新城区的花径转了一圈。那里晨练的人很多,有徒步的,跳舞的,练太极的,也有跳健美操的,个个衣鲜鞋靓,活力四射,人人脸上也都戴着口罩,却仍乐此不疲。花径里的音乐此起彼伏,西边跳健美操的震耳欲聋,东边舞太极的轻柔舒缓。还有一个马鞭协会的,在花径路道西侧的空地上甩鞭子,身后拉着一道大红的条幅,名曰马鞍山马鞭协会,叭叭的声音传出好远。橘子每次经过时心都会提到嗓子眼,远远地就开始下意识地躲避着那被高高抡起的长鞭子,仿佛一不小心就能抽到她身上。橘子心里有些恐惧和不满,这些人也真是的,锻炼就锻炼好了,为什么非要选择这样一种近乎吓人的方式呢?橘子从花径回来,顺便绕弯去了附近的农贸市场。猪肉的价格比前段时间又涨了,看上去并不起眼的一块肉,称过之后居然有36块钱。当卖肉的老板娘从她那隔着口罩都能渗出一层油花子的肥硕的脸以及可以想见的厚厚的嘴唇里吐出价钱的时候,橘子的心忽然就抽搐了一下,怎么这么贵了呢?一年前这些钱都够买三斤的了。你确定没有看错秤吗?橘子的声音也从口罩后面发出,只是比卖肉的要轻微的多了。没错,30块钱一斤,现在是一斤二两,正好36块!老板娘似乎有些不耐烦,口气又提高了几个分贝,让橘子的迟疑隔着口罩又抹上一层微微的窘迫。橘子在一家联营的商场里做销售,因为疫情的关系,生意亏得一塌糊涂,已经两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那天,老板开着车子风尘仆仆地从南京赶来,说要装修一下再重新开业,把员工全都打发了。至于是不是真的装修,能不能再继续经营下去谁也无法揣测。橘子想过要换一份工作,可现在到处都是关闭的店铺和停业的工厂,每一个受这种大气候影响为生存而心怀恐惧与不安的人都在惊慌失措,想换一份合适的工作谈何容易?唉,这该死的病毒,何时才能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呢?漂浮的思绪回到现实,橘子再次看了看那块猪肉,很想说,请帮我去掉一些吧!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她是那么清高要面子的人,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却尊严的!橘子在心底迅速地安慰了一下自己,这块肉不错,部位好肉质嫩又新鲜,分割好放在冰箱里,可以多日不用再去菜市场了。这样一想,橘子心里就轻松了不少,她拿出手机,扫了一下老板娘用她那像大教堂里那个女人多汁的大腿一样多汁的手指夹着递过来的二维码,气定神闲地付钱,然后从容离开了菜市场。橘子到家之后又收拾家务,一上午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将近大半,她这才朝北屋的电脑桌前一坐,反转椅背,放松地把两条腿跷在旁边的单人床边休息。这把深灰色的电脑椅是不久前儿子工作后给她买的母亲节礼物。许多年来,橘子都没能让自己实现买一把这种椅子的愿望。她一直坐着那把木质的硬硬的餐椅,经常坐到腰酸背痛屁股发麻,也从未动过要买一把舒适的电脑椅的念头。不是买不起,只是觉得那实在只能是一种奢望,能省就省了吧!自从多年以前从那场不堪的婚姻里走出来之后,生活的艰辛让橘子忽然就对自己有了许多的舍不得甚至吝啬。当然,在对于孩子、老人以及其他必须的方面,她还是拿捏有度的。母亲说她终于学会过日子了,橘子就涩涩地笑笑,并奉承老太太一句,那也是您教导有方啊。橘子翻开桌子上的书本,《保鲜》里的主人公因为失业与贫穷而买不起冰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食物融化,看着水滴顺着桌角滴落在男主光着的脚背上而无可奈何。橘子心里忽然有些酸涩,眼前仿佛又出现了自己当年为了生活也曾拉着破旧的三轮车在大街上叫卖奔波的情形。夫妻能患难却不能共富贵,去上海开源的男人,终于还是抗拒不了外界的诱惑,撇下她们娘仨,去追逐他所谓的新生活去了。最初的打击,让橘子几乎丢了半条命,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幸福,竟然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都说女人的坚强是被生活逼出来的,生命中的种种不能承受,一步步把橘子曾经的柔弱和依赖消磨得一干二净,拼命努力的同时,孩子们渐渐长大了,成人了,橘子的生活也逐渐开阔明朗起来。她捋了一下额头的发丝,暗自庆幸,家里的冰箱也有好些个年头了,居然还从来没有坏过呢。剥毛豆是非常考验人的耐力的,也很辛苦。因为是纯手工的活,不光要能坐的住,要心无旁骛,还要有手指甲,最好是那种比较有硬度的手指甲,不然剥一会手指就会疼得受不了。这种活橘子也很久都没有做过了,她推开书本,后悔当时在菜市场怎么不买些剥好的毛豆粒而选择买毛豆角。可是当时一问价钱,毛豆粒也疯长到十三块钱一斤,而毛豆角只要三块五,她还能做怎样的选择呢?不就是多费些功夫和时间嘛,她现在放假了,有的是大把的时间。她当时就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选择买毛豆角,没想到现在却要被剥毛豆所困扰。橘子低着头在垃圾筐里扒拉,捡出掉落的所有毛豆粒。它们是那么的新鲜碧嫩,仿佛一颗颗希望的种子。橘子突发奇想,若是把它们都埋到土里,是不是很快就能生根发芽,然后又茁壮出一嘟嘟一串串饱满清碧的豆荚来呢?答案是肯定的,橘子曾经也是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女,一点都不怀疑这些毛豆旺盛的生命力,即便是成为今日的盘中之餐,毛豆粒也一样会实现它们宝贵的营养价值。橘子可舍不得扔掉,更何况还是她辛辛苦苦亲手剥出来的。她把胳膊尽量舒适地端放在桌子的边缘,决定为了她和儿子的午餐,开始全力以赴剥毛豆。嗡、嗡、嗡,震动的手机在桌面上几乎要飞旋起来。妈,这日子没法过了,我要回家!电话那端传来菲菲哀哀的哭泣。你以为是玩过家家吗?你回家可以,孩子怎么办?橘子咆哮。这个单纯任性的傻瓜,居然这么快就后悔了!可是木已成舟,她又能怎么办呢?橘子挂掉电话,哆哆嗦嗦地继续剥毛豆。菲菲的哭诉一遍遍在耳边不停地回响,毛豆粒儿也一粒粒不听使唤地又掉进了垃圾桶里,她气急败坏,索性把手里的豆角全都扔了进去!缺失父爱的女孩子,很容易地就迷失了脆弱的心智,她曾付出那么多的努力想去阻止她的任性,却都被当成是遏杀她追求幸福生活的恶毒!最后,橘子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她被人家牵着鼻子走上迷途而不自知,难道说这也是天意吗?橘子的心碎透了,不恨女儿的无知,只恨自己的失败和无能为力。嗡、嗡、嗡,手机又旋转起来,橘子烦躁地以为又是菲菲打来的。瞥一眼,却发现是另一串熟悉的号码。曾经,在橘子最绝望暗淡的日子里,这个号码也曾给过她许多的感动和帮助,甚至还有一些不可言说的希望。可是,那又怎样呢?他给不了她想要的,又如何能留住他想要的呢?橘子至今都不后悔自己当年的决绝,在所有的感动即将变成怨怼之前,她不声不响地远走他乡出去打工了。她在陌生的风景如画的城市的最底层,苦苦地为生存挣扎着。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她几乎都把那个人给遗忘了,没想到却在某一次回乡的归途中又突然遇见。现在,这个号码又打来了,并在橘子最需要安慰的时刻。橘子的心忽然脆弱的不行,她很渴望能有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可是,此时此刻,这个人一定要是他吗?橘子盯着不停旋转的手机,心里也不停地翻腾着,十年了,这期间经历了那么多的波折和艰辛,事实证明不依靠谁她也一样活过来了,并且还活的很好,活的很坦然,很真实也很自我。现在,她有必要再去招惹那种见不得阳光的烦恼吗?橘子盯着荧屏上的号码,任凭手机不停地旋转,旋转,直到黑屏。她继续剥着毛豆,并且一粒也不容许再掉落。因为那是儿子最喜欢吃的菜,她一定要赶在安安下班回来时把这道菜做好,她要看着他吃,并且还要一直美好地做下去。她相信那些青青碧碧的毛豆粒儿,一定都是有生命有灵性的精灵,吃到嘴里有营养,埋到土里有希望。而眼前的这些晦暗,终究是短暂的,太阳一出来,什么病毒,什么烦恼,通通都见鬼去吧!这世界依然会美好如昨,并且还会更加的绚丽,多彩,一往无前!橘子加快着手中剥毛豆的速度,心里禁不住迸出歌来:轻轻地捧着你的脸,为你把眼泪擦干,这颗心永远属于你,告诉我不再孤单……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因本刊发文具有连续性,若非违法违规等特殊情况,一般不会删除任何一期发文,其它公众平台因需要要求删文,经作者同意后需向本平台支付300元断号费、编辑费、“原创首发”转让费;作者个人要求删除已经发布的作品,需向本平台支付200元断号费、编辑费、违约费。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编辑后期制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方华强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 王 炜 郭凤屏万厚敏
任汉梅 任卫东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