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杂文

《首都文学》4108期‖安徽作家高大新:雪舞老君山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高大新,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皖西作家协会会员。
雪 舞 老 君 山【散文】
高大新(安徽六安)
10月4日早晨,利用难得一遇的双节小长假,随团到栾川老君山一游。翌日凌晨,细雨蒙蒙。驱车进入景区大门,宽阔的广场待入景区的游客们身着各种颜色的雨衣,有的打着花雨伞,把整个广场装扮的五彩缤纷。广场中央巨大的华表并列耸立,高大厚重的老子骑牛塑雕矗立在广场正中央。老子出生在楚国苦县(今安徽涡阳县)。姓李名耳,字聃,生卒年不详,约公元前471—571年,是我国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道家学说的创始人。后人称“太上老君”。老君山坐落在十三朝古都洛阳市栾川县南部,海拔2217米,为AAAAA级风景区,是秦岭余脉八百里伏牛山三大主峰之一。伏牛山又名景室山,相传道家创始人老子曾在此归隐修炼,故名老君山。北魏时建老君庙,铁椽铁瓦,金碧辉煌。有天下名山,道教圣地,中州地区天然动植物基因库之说。号称洛阳“避暑山庄”,栾川八大景观之首。是中原地区集山水景观与道教文化为一体的标志性景区。坐落在景区的老子铜像高59米,重达258吨,是世界上最大的老子铜像,底座刻着“大道行天下”五个非常醒目的大字。
在缆车上缓缓上行,有腾云驾雾,飘飘欲仙之感。俯瞰风雪中的老君山,别有一番韵味。一簇簇红叶似火,一道道飞泉辗转而下,巨大的轰鸣声在涧谷中回响。到山上时,温差变化很大,细雨中夹着小冰雹,打在脸上有麻麻的感觉。小心翼翼走在悬崖峭壁的栈道上,不敢朝山下看,生怕“光荣了”。我一手扶着栏杆,一手打着伞,走在洒满冰雪的栈道上,实实在在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如履薄冰”、“步步惊心”的滋味。不一会,山上飘起鹅毛般的雪花,虽说有惊悚感,但这必定是2020年的第一场雪,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艳遇”。人们纷纷拿着手机,记录着老君山少见的“十月飞雪”。古人对老君山的气候有“一山有四季,十里不同天”和“君山北麓冰未消,洢水之阳花艳艳”的描述。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攀登,上到了伏牛山主峰,老君山又名伏牛山,马鬃岭。它是黄河与长江的分水岭。登高远眺,群山绵绵,雪花飞舞,有人说此处是“八百里伏牛山最佳观景台”,可以东瞻龙门伊阙,西望三秦古地,南观武当金顶,北眺熊耳逶迤。近看一道道栈道像箍在悬崖腰上的腰带。主峰不远处是一个看似古老的亭子。横额黑底金字,写着老子哲学思想的核心“无为”二字,两边楹柱写着现代诗人汪国真的诗:“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相比之下,一古一今,显的很不协调,中国的古亭从来写得都是传统楹联,而中国哲学先祖老子的“无为”亭,却写着当代诗人的诗句,给人一种不伦不类,滑天下之大稽的笑柄。我想:可能是开发商想把“现代与古老”进行碰撞,用现代思维诠释老子的哲学思想。
老君山的金顶道教建筑群依托山顶而建,主要有道德府、金殿、亮宝台、玉皇顶、钟鼓楼、南天门、朝阳洞、大道院、神道天桥,回廊等。其中金殿、亮宝台、玉皇顶是老君山道观群的亮点。庙宇楼台,翘角飞甍,飞阁流丹,外观十分富丽堂皇,地势也十分险峻。上南天门老君庙左右各有一道,导游说左转是求官的,右转是求财的,我顺着陡峭石阶拾阶而上,只见金殿建在山尖之上,心字型的栈道围绕四周,就在离金殿仅一步之遥时,或有一阵山风吹来,我不寒而栗,因路太滑,又存有积雪,我寻思还是安全第一,打了“退堂鼓”。事后回想起来,未能登临其顶拜谒老子,还是觉得美中不足。老君庙与伏牛山垭口之间有个景点叫“舍身崖”,舍身崖最美的时候是看“苍烟夕照”,导游说只有天晴时才能看到,这里古松慕云,危崖欲倾,有诗赞美道“余晖返照千山色,满峪参差入画中”。瑰丽的晚霞映照着诡奇万状的险峰奇石,绮丽无比,因天公不作美,未能如愿。“舍身崖”三字令人听了有点不舒服。原来有一段凄美的故事。很早以前,山下村有位好媳妇叫春女,她不仅人长得漂亮,心地也十分善良。姓石的公婆二人身染重疾,久治不愈。听人说山上的老君灵验,便登山拜老君求医。在祈祷过程中,她许愿说只要双亲病愈,她愿用自己的性命来报答神灵。孝媳返回以后,双亲的病果然好了,还在田间劳作。于是春女回到老君庙前的悬崖,纵身一跳……天黑了,公婆二人见媳妇还没有回来,逢人便打听。有人告诉他们,说见你媳妇上山去了。夫妇二人请村里的人一起上山帮助寻找。在舍身崖的谷底,他们找到了春女的尸体,便用木匣往回抬。几个壮小伙越抬越重,好不容易抬到石家门口,却见春女容光焕发,端着热茶从屋里走了出来,吓得几个小伙子撂下木匣子就跑。乡亲乡邻听说老石家闹鬼了,都前来一看究竟。就在这时,一位白眉毛白胡子的道人走了出来,嘴上念念有词说:此家有孝媳,忠孝感天地,黄金赐千两,增寿七十七。说罢道人拂尘一扬,随着一股青烟而去。只见木匣子里真的装满了金灿灿的黄金。大伙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是老君显灵。人们连忙跪地磕头。此后,人们为了纪念这位孝顺的媳妇,就把此山崖叫作“舍身崖”。
老君山整个行程用了四个多小时,因道路湿滑,还有很多小景点未能前往,是此行留下的小小缺憾,好歹主要景点都光顾了。老君山是道家圣地,仅走马观花是不够的,要从中“悟道”才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两个“道”,第一个道是名词,指的是自然规律。第二个道是动词,指代是说出的意思。名可名也是一样,第一个名指的是事物的外在,第二个名指的是可以说出的意思。总体的意思是可以说出的道,就不是真正的“道”。可以说出的名,就不是真正的“名”。这种说法就是老子的不可认知学说。他们认为事物的本真也就是“道”,是不可以说出的。只可以体会事物的名,也是不能完全描述的,只可以从中体会。飞雪漫天,天人合一,面对大自然的交替变化,都是从“道”而来,又回归于道……老君山上,虽说冻得浑身发抖,但还是觉得不虚此行,老君山确实名不虚传。明代诗人谢楱曾高度赞美老君山:“老君山兼泰山之雄伟,华山之险峻,庐山之朦胧”。“黄山奇峰七十二,君山奇景知多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唯在乎八百里秦川山水之间也。2020年10月7日
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栾 洁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