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故事

《首都文学》4341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宛城结盟【长篇小说(节选6)】

首都文学 — 纯文学的聚集地
著名书法家张怀江老师题写刊名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作家名片】
黄西华,笔名白水逸人,网名醉侠老邪,回族,湖北枣阳人,退休警官,现居广州。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湖北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
《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宛 城 结 盟【长篇小说(节选6)】
本刊编委 黄西华(广东广州)
地皇三年(公元22年),舂陵白水乡。这年,刘秀二十八岁。初秋佳日,秋高气爽。往年这个时候,路两旁的庄稼地里早该是五谷飘香丰收在望的景象了。可是今年南阳一带旱荒,道路两旁除了荒草,难以见到成片的稻谷。路上不时可以见到成群结队的饥民,甚至可以见到野狗撕扯倒地的饿殍。虽然是大荒之年,刘秀在白水河畔开垦的几十亩良田却仍然喜获丰收,望着仓房里一袋又一袋黄澄澄的谷子,刘秀自是喜不自禁。他与大哥刘縯商议后,便和族兄刘稷赶着装满谷子的牛车向宛城而去。与刘秀田里喜获丰收的境况不同,白水河以北的地方连续干旱,飞蝗遍野,田地里的庄稼乃至树叶和野草都被飞蝗嚼食一空,越往北境况越是糟糕,南阳宛城一带更是赤地千里,路有饿殍。一路行来,看着道路两旁空空如野的田地和面带菜色的饥民,刘秀的心里五味杂陈,推翻王莽新朝恢复大汉江山救民于水火之中的信念愈发强烈。宛城,北出洛阳,南通荆襄,西入武关,遥指长安,乃南阳郡首府,荆州重镇。刘秀、刘稷赶着装满谷子的牛车,一路北上,好不容易来到宛城谷市,放眼望去,偌大的谷市却没几家卖谷的,仅有的几家谷行还囤积居奇,把谷价抬得很高,别说穷苦人家买不起,就连稍微富足一点的人家一问谷价也是摇头不已,悻悻而去。谷市一角,蹲着不少拿着布袋等着买谷的人,一见刘秀他们的牛车进市,顿时一拥而上询问着谷价。刘秀一眼望见拥挤的人群外面有个脸挂泪珠的小姑娘正眼巴巴地望着自己,心里没来由地一颤,顾不上搭理问价的买谷人,跳下牛车,拉起那位小姑娘询问起来,这才知道小姑娘的爹爹早已饿死,家里还有娘和弟弟也已经饿了三天,水米没打牙。为了娘和弟弟能吃上一口稀粥,小姑娘忍受着饥饿来到谷市,想买点谷子回家。小姑娘说完,伸出紧握着的小手,将两枚汗渍渍的五铢钱递给刘秀,乞求他卖给自己一些谷子。刘秀看着那两枚汗渍渍的五铢钱,心里对王莽新朝的痛恨更加重了几分。王莽建立新朝之后,新政迭出,朝令夕改,此时的五铢钱早已被贬得一文不值。看着眼前面带菜色的穷苦百姓,刘秀心中顿生怜悯,他拉着小姑娘的手走到牛车旁,从谷袋里舀出十斛黄澄澄的谷子倒进小姑娘那破旧的布袋里。小姑娘感恩不尽,跪在地上给刘秀连连磕头,一再询问恩公的名字。刘秀拉起小姑娘,想起若能借此机会扩大舂陵刘氏的影响力,对以后起兵反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于是便大声说道:“我们是舂陵刘氏,我大哥刘縯刘伯升以天下苍生为念,一贯乐善好施,知道宛城谷米短缺,穷苦百姓无米充饥,特地叫我们送来一车谷子,以解穷苦百姓无米之炊。大家不要挤,排好队,一个个来,人人有份。”穷苦百姓一听舂陵刘氏来宛城行善送谷,顿时排好队,齐刷刷跪成一排,等着刘秀他们施舍谷米。一牛车谷子虽然不少,但载不住等米下锅的穷苦百姓太多,不大一会儿,一牛车谷子就全部“卖”光了。刘稷心疼地说:“一车谷子就这样白白地给了人家?咱们这一季子不是白忙活了?”刘秀拍拍刘稷的肩膀,说道:“稷哥,这一趟我们是分文未赚,反倒贴了一牛车谷子,看起来确实是吃了亏。可是你想没想过,经过今天这些穷苦百姓的口耳相传,我们舂陵刘氏的好名声是不是广为流传了?以后等我们起事的时候,这些穷苦百姓就会一呼百应地支持我们,这对我们反莽复汉是不是大为有益?”刘稷一听这话,也觉得的确是这个理儿,于是也就不以为意地笑了起来。二人说说笑笑地收拾东西,打算赶着牛车往回走,刚走了没多远,只见一人拦住牛车问道:“请问,二位可是舂陵刘氏?”刘秀抬头一看,拦车的是一位穿着华丽的公子,便客气地答道:“我俩正是舂陵刘氏,我叫刘秀,他叫刘稷,不知公子有何见教?”拦车公子对刘秀二人抱拳一揖,说道:“我姓李名轶,字季文,乃宛城人氏。此番冒昧拦驾,乃是奉我堂兄李通①之命,请二位屈驾去寒舍一晤,有要事相商。”对李通、李轶之名,刘秀也早有耳闻,知道他们李氏家族是南阳的豪强大姓,李轶的堂兄名叫李通,表字次元,其父亲李守是王莽的宗卿师,李通本人也曾担任过五威将军的从事,后来出任南郡巫县的县丞,王莽篡汉后,社会混乱,百姓愁怨,李通不愿为王莽新朝当差,便辞官归里,以经商谋生,以待时机。其实,说起李通,刘秀一家与李通家还有过纠葛。李通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名叫申徒臣,是南阳一带的名医,医术虽好,医德却差,架子还大,当年刘秀的父亲刘钦身患重病,刘秀的大哥刘縯慕名去宛城请申徒臣给父亲治病,无意中撞破申徒臣借治病为由,正对上门求医的病妇施暴。刘縯当即斥责申徒臣有悖医德,申徒臣不仅毫无愧色,反倒恼羞成怒,一再对刘縯口出不逊,刘縯一怒之下就把申徒臣杀掉了。李通、李轶哥儿俩当时还未成年,闻听此讯,当即大怒。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寻到南顿县衙,扬言要为同母异父的哥哥申徒臣报仇。结果不难猜想,小哥儿俩哪是刘縯的对手?未交手几合,便被刘縯生擒活捉。小哥儿俩犹自不服气,昂首嚷道:“我俩是小孩,败在你手里也不为丑,有本事你放了我们,三五年后我们再来找你报仇!你若害怕,现在就把我们杀了好了!”刘縯自然不会为难两个小孩,闻听此言,当即哈哈大笑,朗声说道:“我刘伯升堂堂大丈夫,岂能怕了你们两个乳臭未干的娃娃!我现在就放了你们,你们回去后好好练武,练成后可去舂陵白水村找我,我会在老家等着你们!”李通、李轶回到宛城之后,果然潜心习武,练就了一身非凡的武艺。同时,他俩也查明了刘縯杀申徒臣的前因后果,对刘縯怒杀申徒臣的恨意大为消减,觉得申徒臣做事实在过分,的确有伤医德,刘縯杀他虽然太过偏激,而申徒臣也是咎由自取。随着时间的流逝,李通对这件事早就不再计较追究了,可刘秀并不知道李通的真实想法。现在李通突然差堂弟李轶来请刘秀去李府议事,刘秀不能不想起大哥与李通家的过节,怕李通怀恨在心,借机报复,故一再推辞不去。李轶再三表达李通诚心邀请之意,刘秀不得已,只好勉强和刘稷赶着牛车,随李轶一同来到李通府上。李府在宛城的北边,数十层台阶高处,两扇朱漆大门洞开着,大门前两旁蹲着两只青石奇兽,朱漆大门上,钉着亮闪闪的大铜钉,庭院幽深,屋宇轩敞,一看就是豪门贵族。李轶在门前下马,将马缰扔给守在大门两旁的家丁,向刘秀和刘稷拱手让道:“二位,请!”二人随着李轶在院中转了几转,走进一间花厅。李轶笑道:“请二位稍等片刻,我去叫大哥。”说完,转身往后厅去了。未过片刻,便听到后厅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哎呀呀!贵客临门,次元迎迓来迟,还请文叔兄勿怪!”随着话音,李通从后厅走了出来。李通见到刘秀他们十分高兴,与刘秀、刘稷分宾主而坐,相谈甚欢。李通将刘秀从头到脚端详一遍,不断点头称赞,满面堆笑道:“文叔天庭饱满,城府端庄,大口隆准,气宇轩昂,必有大富大贵。”刘秀谦逊地开玩笑说:“次元兄过奖了!文叔我乃末路之人,以贩卖谷米为生,何来富贵可言?”“文叔好稼穑,植五谷,经商贩谷,以屈求伸,实为可贵。”李通笑着说,“常闻人言,能大能小是条龙,只大不小是条虫。在我看来,文叔你是小可以种田经商,大可以治国安邦,自然是条人中之龙。”李轶也在一旁附和着,对刘秀极为恭维。刘秀摸不透李通兄弟究竟何意,只能随口打着哈哈,应付了事。“长安最近出了一件大事,文叔可曾听说?”李通忽然问道。“什么大事?文叔孤陋寡闻,还请次元兄明示。”见李通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刘秀好奇地问道。“文叔可曾知道当朝国师刘歆改名一事?”李通说完,端茶饮了一口,目视刘秀。刘稷乃一介武夫,对这些事情是毫不知情的,见李通停住不说了,忙好奇地问道:“刘歆改了什么名字?”刘秀见李通不理刘稷,只盯着自己,知道无法装傻,便叹息一声道:“稷兄,那位国师大人改名叫刘秀了。”“哈哈!”李通放声大笑,“我猜文叔定然晓得这件事。”他站起身走到窗前,背对刘秀他们望着窗外远方,良久不语。刘稷惊疑地看着李通的背影,又看看刘秀,顿足说:“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这个哑谜嘛,就是长安城中暗地里流传了多年的一个谶言!”李通霍地转身,沉声说道,“这个谶言只与一个名字有关,就是刘秀!那谶言说的是,草莽过后,一苗独秀——”“啥意思?我怎么听不懂啊?”刘稷越听越糊涂了?“这句谶言的意思就是,一个叫刘秀的汉室之后将成为新的王者!”李通再次沉声说道。“什么?”刘稷惊呼出声,旋即喜形于色,舂陵刘氏正在暗中准备起事,在这关口,却得了这样一个好的彩头,怎不令他兴奋?刘秀却显得十分淡然,平静地说:“这个谶言我是早就知道的了,那年我和二姐夫邓晨一起去拜访蔡少公时,就听说过这个谶言。只是全天下叫刘秀的也决然不在少数,当朝国师不就是因为这个谶言才改的名字吗?”“文叔,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呀!”李通望着刘秀,接着说,“当朝国师刘歆上个月因为筹划谋逆,被腰斩弃市了!”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李通的这句话刚出口,刘稷顿时大惊失色,“噌”地站了起来,“什么?不是说……那谶言不是说……”“谶言自然是没错的,但当朝国师却不是应谶之人,因为他本来就不叫刘秀。”李通道,“再说了,那谶言后面还有两句。”这一下不仅刘稷感到惊诧,就连刘秀也有些惊疑:“谶言还有两句?哪两句?”李通目光炯炯地盯着刘秀,一字一句地说道:“刘氏复兴,李氏为辅。”这句话刚入耳,刘秀的心猛地一颤,但很快就平静了——李通这是要造反啊,瞧他的意思,是想拉着我们舂陵刘氏一起干,而这两句谶言,摆明了是李通为双方联合发出的搭桥信号。刘秀起初觉得有些荒唐,担心李通这是在试探自己,不敢轻易应允,连连表示不敢当。李通见自己和盘托出,刘秀仍然无动于衷,心中不免有些懊悔,可话已挑明,覆水难收,又思量刘氏兄弟绝非池中之物,对反莽复汉未必无意,故而壮着胆子,硬着头皮继续说道:“此言为刘氏复得天下,李氏倾家荡产辅助以成霸业。”顿了顿,见刘秀默言不语,又说道:“李某此番乃是弃官回乡,归家后深居简出,唯恐有所泄露。不瞒文叔,我已暗中变卖了所有田地、房产、古玩器物,仅余眼下这处庭院容身。我决意倾尽万贯家财,助你刘氏兄弟成就一番功业,还请文叔莫要疑虑。”听李通话说到这个份上,刘秀再无疑虑,暗想有宛城李氏的帮助,反莽复汉大业便增添了几分把握,于是起身向李通正襟而拜:“王莽逆天行事,篡汉自立,将我大汉江山陷入百姓困苦、山河破碎之绝境,我刘氏宗亲无不切齿痛恨,早有灭莽复汉之心。如我刘氏真如谶言所云,受命于天,成就复汉功业,定不负李氏相助之情!”随之,刘秀很爽快地把舂陵刘氏准备起兵反莽的打算和盘托出,并和李通、李轶就联合起事的具体细节商议起来。汉朝自宣帝五凤年间开始,每年的立秋日,朝廷和各郡县都要举行“材官都试”,也就是秋季大比武,检阅军队。州郡的秋试甚为隆重,不仅州郡官员要参加,朝廷还要派钦差到场观礼。王莽篡汉以后,为了平息此起彼伏的变乱和对付匈奴侵犯边境,大量招兵买马,甚至把死刑囚犯和奴隶都编入行伍,同时降旨各个州郡效法,郡中士庶吏民,凡有武略将才者皆可应召比武。当年,东郡太守翟义起兵反莽就选在“秋试”之日。翟义本是汉朝宰相翟方进之子,他的外甥陈丰虽然年方弱冠,却勇猛善战。二人与严乡侯刘信、武平侯刘璜等汉朝宗室合谋,在“秋试”日比武开始后,斩杀王莽派去的钦差,控制观礼官员,掌控了接受检阅的军队,发动起义,随即奉严乡侯刘信为帝,翟义自称大司马、柱天大将军。翟义利用郡中战车、马匹、枪刀、剑戟、弓箭,从郡中招募兵马,很快形成了一支声势浩大的军队。随后,他们又传檄天下,揭露王莽鸩杀平帝篡夺皇位的罪恶,一时震动全国。王莽惊恐万状,举全国兵力才把翟义打败。此事虽已过去多年,已经被不少人淡忘,但李通却从中发现许多可资借鉴之处,看到了希望。几人经过缜密的商议,决定采纳李通的建议,在九月立秋日这天,趁宛城官府检阅军队并进行考核的时候发动起义,乘机劫持前队大夫(即南阳太守)甄阜和属正(即南阳都尉)梁丘赐,用他们的名义号令大众。届时,刘縯、刘秀兄弟在舂陵起兵,与宛城遥相呼应,共谋大事。大计定是定了,可刘秀还是觉得有些不踏实,他主要担心两件事,一是“秋试”之日能否顺利掌控局势,二是李通之父李守在京城任宗卿师,能否在举事前顺利脱身。李通笑道:“文叔所虑甚是,不过不用担心,这一切我都谋划好了。”他告诉刘秀,在甄阜、梁丘赐身边,有两个自己人,甄阜、梁丘赐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控之中。在“秋试”日比武开始,应召比武者陆续进场,其中我们的人不少,并且各怀绝技,武艺非凡,杀甄阜、梁丘赐易如反掌。到时候里应外合,大事必成。李通还说,他已经派人去京城给其父李守送信,要他在举事前择机离开京城回乡,免遭不测。刘秀听李通这样说,心里才算安定下来。李通让李轶随刘秀、刘稷一起返回舂陵,约定立秋当日举兵相应。自己则留在宛城联络李氏族人,购置武器弓箭,做好各项准备,同时密派家人到长安,把起义的计划告诉他的父亲李守,让他提前暗中带家人离开长安返回宛城。就这样,一场武装反莽的斗争,在暗中紧锣密鼓地筹备着。刘秀和李轶、刘稷回到舂陵,把与李通商议好的计划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哥刘縯。刘縯一听顿时大喜,高兴地说:“太好了!早就听说李通不仕新朝,是个硬汉。他们兄弟在南阳颇有声望,召集人马应该不难,我们起事能得他们二人相助,匡扶汉室便指日可待了!真是上天有意帮助咱们呀!”刘秀和刘稷、朱祐等人也很兴奋,对刘縯的话大加赞同。“既然这样,我们也该早做准备了。三弟,你赶紧派人去通知府中各位英雄到客厅来,我们商量一下起事事宜。”刘縯吩咐道。“好!”刘秀转身走出客厅。经过一番商议,大家形成了共识,当即按照计划分头行动:朱祐和李轶留在舂陵协助刘縯准备起兵的具体事项,派堂弟刘嘉即刻赶往新野和邓晨联络,让邓晨率族人届时在新野起兵响应,以壮声势。刘秀和刘稷再次赶回宛城和李通汇合,暗中准备立秋那天劫持南阳太守甄阜的事情。刘秀、李通和刘稷在宛城一旦得手,舂陵和新野就同时起兵,分两路直取宛城。此时距立秋日已经没有几天了,事不宜迟,刘秀、刘稷兄弟顾不上歇息,翻身上马,直奔宛城而去,刘嘉也骑着快马直奔新野联络邓晨。刘秀二人快马加鞭赶到宛城,还没进城,一个惊人消息吓得他俩差点从马上摔下来。原来,李通在宛城搞串联准备造反的消息被官府知道了,除了李通和留在舂陵的李轶二人逃脱外,李氏满门六十四人全被官府抓了起来,刚刚在西市惨遭处斩,尸体被当众焚烧,处决公告就在城门口贴着。处决公告上还说,逆贼李通的父亲李守以及在长安的家人,全都被王莽下令处斩,就连为李守求情的中郎将黄显也被一起处决。惊闻这一噩耗,刘秀、刘稷哪里还敢进城?急忙拨转马头,赶回舂陵报信。
【注解】
①李通(?—42年),字次元,南阳郡宛县(今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人。东汉开国功臣,但不在云台二十八将之列。历任卫尉、大司农、前将军、大司空等,封为固始侯。建武十八年(42年),去世,谥号为恭,其子李音袭爵。声 明
本期所发作品为作者原创文学作品,由作者授权本刊首发,并对文中所涉内容负责。为尊重作者,维护原创,其它媒介转载或使用,请在本刊后台留言或联系本刊主编应允,合法使用将给予人性化开通白名单。谨遵网约,谢谢合作!
本期采用图片源自网络。
欢迎关注《首都文学》
《首都文学》微信公众号,立足京城,走向全国,放眼世界;面向作家诗人以及文学与艺术爱好者。主要刊发诗词歌赋、散文随笔、精短小说、民间故事、报告文学、书画摄影等作品。
本刊每周三期,不定时发布。
要求:投稿须原创,切勿一稿多投,严禁抄袭、套改他人文章,文责自负;投稿前请自行审定,杜绝错别字,正确使用标点符号,并随原稿附上个人简介和照片;文章标题三号黑体字,内文小四号宋体字;现代诗3—5首、古体诗词6—10首起投(长诗可单首),诗歌文字全部左对齐;书法、绘画、摄影作品10—20幅;散文、小说、民间故事等单篇不超过5000字,每段空两格,优秀作品不在限制中。
赞赏随心随意,赏金与作者对半分成,低于20元不发放,用于平台维护。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13905352890
微信公众号:sdwx1015(欢迎赐稿!)
《首都文学》微刊编委
(排名不分先后)
名誉顾问:矫 健
总 顾 问:罗旭初
作家顾问:
卢万成 焦红军 徐锁荣 张国领
张怀江 范惠德 孙德科 焦辰龙
孙世国 林 音 黄军胜 马西良
刘方计 张有文黄定有孙 俊
吴殿彬
诗人顾问:
王德兴 曹宇翔 朱相如 于大卫
蔡同伟 孙德斌 孙述考 饶 彬
蝉 鸣 姜海波 汪剑平 时培建
汪再兴 匡文留 沈学印 刘向东
海外顾问:
纳兰明媚(澳洲) 童 童(荷兰)
肖红英(日本) 赵 晴(日本)
王景贤(日本) 赵文颖(美国)
马 彦(韩国) 冯梦雪(美国)
总 监:张丽明
主 编:沉默味道
执行主编:陈荣来 温雄珍
常务副主编: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李雪莲 焦淑斌 王淑梅
姚晓培
副 主 编:
赵德民 杨晓奕 鲁从娟 王明珠
高艳娜 史立荣 付金华 于金玲
卫小慢 北 琪 代庆香刘雪梅
编 委:
沈荣云 牟瑞霞 任慧霞 宋新民 李运鹏 宋吉英 马秀芳 陈 颖 胡桂菊 孙春玲 吴金霞 李学志 张芳学 陈典锋 徐祁永 张淑秀 王翊璘 杨慧娟 刘建虢 邵军祥 周俞林 陈全德 单体舜 杨盛龙 吴仲尧 孙拥君 刘 云 于红英 谭素芳 陈冬梅 李 群 冉晓光 沈晓燕 陈 鹤 樊 瑛 洪季平 汪幼琴 金 光 张靖云代庆香 高兴岐 何 青 刘小瑗 贾秀华 姚亚英 沙 晗 顾盛衫 孙治民 王跃进 戴守业 王永武 闫小杰 李忠继 胡容尔 徐春燕 李四姐 徐 彪 张黎明 汤美霞 黄舟山 严 丽 王建岭 党 辉 巩香荣 刘学高 王廷艳 李秀云 陈绪伟 俞玉芳 李玉芳 徐志能 吴光琛 岳 峰 朱新云 张明荣 钱宏基 毕士军赫崇明 屈定国 雷国辉 王正聪 金阿根 蒲建雄 史 新 吴乐义李春苹 朱胜田 刘玉涛 徐修强 曲绍安侯培云 杨 强 程银昌赵 颉唐小瑭 林成海 常玉好 左新国 马丙丽辛冬妹 黄西良高传博张学峰 李艳清 张克鹏 周荣耀 李森泉 张凤英 宋进潮 刘克俭 何 波 葛保松 王春晓 秦 慰 贺清明 兰善清 黄西华 王昌勇 张晓虎 赵胜来
罗 燕本刊专职编辑:沈默 禹艳芬 马秀芳
本刊专职评论:
成永青 刘建军 姚凤霞 樊泽宝
欧阳三月 唐小瑭
本刊特约评论员:辛 夷 北国园 扈向礼
本刊法律顾问:周迪军
本期执编:沈 默
黄西华往期作品
《首都文学》1696期‖湖北作家黄西华:大年初二,我登上了四方炮台(散文)
《首都文学》1818期‖湖北作家黄西华:想吃老家的嫩豆腐
《首都文学》4070期‖广东作家黄西华:真 凶(民间传奇)
《首都文学》4091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刘秀出世【长篇小说(节选1)】
《首都文学》4095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深山奇遇【长篇小说(节选2)】
《首都文学》4102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初立志向【长篇小说(节选3)】
《首都文学》4118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龙潜白水【长篇小说(节选4)】
《首都文学》4191期‖广东作家黄西华:《刘秀和云台二十八将》之避吏新野【长篇小说(节选5)】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