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常识

贾浅浅的“诗” 作者:蔡春生|天马竞辉4652期

点击上方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贾浅浅的“诗”
这几天,“贾浅浅”这个名字刷屏了。同时一起火的还有“浅浅体”诗歌。贾浅浅何许人也,乃著名作家贾平凹之女。某文学院硕士,副教授职称。她的诗歌获奖,本无可厚非。且看这两首诗——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手捏一块屎从床上下来了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朗朗》 中午下班回家阿姨说你娃厉害得很我问咋了她说:上午带她们出去玩一个将尿尿到人家办公室门口我喊了声”我的娘嗯”另一个见状也跟着把尿尿到办公室门口一边尿还一边说:你的两个娘都尿——《我的娘》 不知道读者读完有何感想?也不知道,这位名人之女,是为了炒作,还是为了一鸣惊人。 遥想“梨花体”爆得大名之时,诗人赵丽华的“白话式”写作引发巨大争议,甚至掀起了一场关于诗歌意义及创作前途的大讨论。时隔数年,先锋诗人乌青携“废话体”诗作一炮而红,再次引起公众对现代诗人和现代诗的关注兴趣。 诗人从不缺少话题。余秀华的《穿越大半个中国来睡你》一夜成名,毁誉参半,至今仍争论不休。前一段时间,诗人刘傲夫的《与领导一起尿尿》,让人惊讶。更有诗刊主编李少敏的摸体诗让人大跌眼镜。这样的所谓的诗,我都不愿意不屑举例说明。诗坛代有才人出,尽管公众早已见怪不怪,“粗话体”还是令人三观震碎——那些粗鄙浅陋的描述,真的能以“诗”之名招摇过市?诗歌到底怎么了?诗歌该何去何从?我们的《诗经》也是人民群众的口语。其中像“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样的诗句,朗朗上口,意境优美。我们从就小受唐诗宋词的滋养,熏陶。像白居易的“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像李白的“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这样的诗通俗易懂,妇孺皆知。上学的时候,《唐宋诗词鉴赏词典》,《元曲三百首》,《杜甫诗集》,近代的如《席慕蓉诗集》《汪国真诗词集》等,中学时代,这样的诗,同学们互相传抄在笔记本上,每每读来,爱不释手。对于贾浅浅之流的诗,我感觉莫名其妙。打开各大媒体,对于她的诗,众说纷纭。当然持批判态度的占了绝大多数。可就是在被众人批判声中,她的诗却获得了大奖,这不免让人产生怀疑,难道批判的人都错了?或者是阳春白雪,曲高和寡?抑或是她有个写《废都》的名人父亲?我不是诗人,可是好的诗歌总是让人赏心悦目的。是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奉劝那些所谓的诗人,不要沽名钓誉,故弄玄虚。一味追求标新立异,与众不同,结果只会适得其反。文学是纯洁的净土,绝不容忍任何人践踏。
图片:网络
作者简介:蔡春生,甘肃武威人,业余爱好写作。

天马竞辉原创文社
欢迎您
扫一扫或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吧

温馨提示:投稿前请点击蓝字认真阅读投稿须知——天马竞辉原创文社投稿须知(点击此标题链接即可阅读)。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原创首发,体裁不限。作品不少于300字节,诗词可数首同发,请认真校对,定稿后再投,一经刊出无法修改,文责自负。文社对投稿作品有修改、编辑、宣传等权利,同时尊重作者署名权。为推广文社优秀作品,文社将授权更多的平台转载或同步所刊发作品,并支持报刊杂志选用。谢绝微信投稿!
1.
常关注,防风险
建议广大市民朋友尽量“就地过年”。倘确需外出,请密切关注目的地的疫情动态,了解当地的疫情形势和防控政策,避免去中高风险地区游玩。
2.
强防护,错峰行
春运人员流动大,鼓励错峰出行或返乡返岗,乘坐公共密闭交通工具要遵守秩序、有序排队,全程佩戴口罩,途中做好手消毒等个人防护,尽量减少在交通工具上的用餐次数,减少接触公共物品,妥善保存票据以备查询,同时做好旅途中的健康监测。特别提醒老年人、慢性病患者、孕妇等人群,不建议出行!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