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故事

【原康民间文艺】“老赵”印象

老赵印象
临窗听雨
前一段时间,原康要成立一个民间文艺家协会。书红催了几次,邀请参会。我是一个闲散的人,也没有什么头脸,不大想去,可是也不好摆谱,只好去凑个热闹。一到会场,正好和老朋友鹏伟坐在了一起。说起我们这个协会成立的种种,特别说到新选的会长,叫做赵松山,老家是原康红土甲的,外出闯荡多年,资产过亿。红土甲我知道,在原康镇最西南,向西接了鹅屋,向南辉县,只是没到过。我在脑子里大体上画出来一个形象:油光光的脸,狠咬了一支烟,也不点燃。不大看人,笑起来声音震动得瓦片都响。
我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天天气很好,乡政府会议室里坐满了人,认识不认识的互相寒暄,说一些咸淡话。还有一些打扮得和年龄不相称的老婆子,正准备停当,献歌一曲。我满屋子踅摸,没看到符合形象的会长老赵。心想,大人物通常来得要晚一点,才符合人物身份,也能够体现观众翘首以盼的热切。等到主持人一报,有请原康民间文艺家协会会长赵松山同志致辞,在大家热烈掌声里,走上来一位身材短小秃头顶低鼻梁的人物。穿一件鱼白底色松蓉点缀的衬衣,一开口讲话,声音也没有底气,且豁了一颗门牙,也没补救,完全没有成功人士该有的气势,这就是赵松山先生。
他走上讲台,先是给大家鞠了一躬,然后打开他的讲稿。首先是简短的开场白:“我叫赵松山,老家是原康镇西南深山区红土甲村麻地堰自然村人。……”据说老赵在外走南闯北五十年,似乎岁月的风刀并没有割动他。他的林县话还是非常纯正,并不夹杂一点普通话。声音也不宏亮,却能够把每个字送进你的耳朵里,比那些半土不洋的“林普话”听起来,不知道舒服多少倍。
他的讲稿是预先打印好的,不是他写的。因为有一个细节:当他读到某处的时候,突然卡住了。他转头问身旁的领导,“这个字念什么,我老赵没读过几年书,不认得。”台上台下的听众没有人笑他,只觉得这个老头很可爱。所以到后来再讲,老赵索性不看讲稿,放开了讲,大家也一齐把腰带和脸皮俱松了松,感觉无比地畅快。
老赵并没有讲他的奋斗史。可是,他讲到的一件小事却令人印象深刻。他小的时候,当时的一个公社干部到村里视察,看到他家里苦寒,兄弟姐妹又多,就把自己身上的一件黄军衣脱下来送给了他娘,让她改改给孩子们穿。时节已是深秋,他娘看着那个公社干部里头只穿了一件单衬衣,说成啥也不肯要……讲到这里,他悲从中来,怎么也抑制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声音都咽了。满场听的人也不觉泪下沾湿了衣襟。
最后,老赵讲到协会的遵旨章程,计划和目标,具体明确,条理明白,语气坚定,目光凛然,让人感到他真是一个领导过千军万马的大人物。
十月十八日,柏尖山红叶文化节期间,协会组织的书画摄影艺术展如期举行,又看到了老赵忙碌的身形,不禁想起第一次见到老赵的印象,笔以记之。
10月20日
作者简介:李广军,网名临窗听雨,林州市二中语文老师,散淡无为,教书为乐。(资料来自“林州文苑”文学平台)
林州市民协原康民间文艺工作委员会主办编辑:高鹏伟校对:牛书红 杨玉文审核:申合伏 张卫国监制:景庆林 赵松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