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散文

【散文精选】陆永和:清明忆爷爷

编者荐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作者笔下的主人公“爷爷”在平凡之中彰显出我国广大劳动者的聪慧勤劳舍己为人爱国爱家的传统美德,伟岸高大的形象跃然纸上,令人敬仰无限!
清 明 忆 爷 爷
文/陆永和
想不到爷爷去世40多年了,在微信群里竟还有多人谈到爷爷,有比我年龄大的,也有比我龄小的,都为爷爷渊博的知识,丰富的经历和哲理的语言所赞叹。又是一年清明节,便想起爷爷,不由使我热泪盈眶,浮想联翩,爷爷的音容笑貌浮现在我的眼前。爷爷终年八十一岁,在八十年代初已是高寿了。他个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多点,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前额头发已脱落,却留有20多公分长的白胡须,说话抑扬顿挫,层次分明,引经据典,条理清晰,给人一种仙风鹤骨的感觉。爷爷身着传统中式盘扣服装照片常年在五营区照像舘的图窗里做为模特展示。爷爷祖籍在山东省登州府,曾是大户人家的一个分支,因受歧视而落荒到黑龙江省富锦县,爷爷念过几年私塾,识得一些字,特别爱读书,对论语、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都很熟悉,三国演义和水浒传的某些章节可倒背如流。退休赶上文革,爷爷把毛泽东选集一至五卷看了五、六遍。在旧中国,爷爷曾在富锦县的秋林、双合盛公司做管帐先生。后来学会了开从国外引进的火犁,也就是现代的拖拉机。给一个姓韩的资本家由富锦县开荒到讷河县,因徒弟失误轧伤将左腿截肢,当年爷爷仅30多岁。资本家在富锦的乡下给了二十晌地,让爷爷全部给了爷爷的弟弟。爷爷面临的是重新选择职业,爷爷考虑到左腿的残疾,选择了修鞋。从我记事起,爷爷就在手工业合作社修鞋。与爷爷一起修鞋的都有些残疾,但每个人都有着不凡的经历,不说满腹经纶,也各怀绝技。当时家乡的名流都经常到这里谈天说地,犹如民间沙龙。就是在这小小的修鞋屋里,爷爷竟能结识家乡的书记、局长和公安、税务、工商、镇政府及社会各界的知名人士,更多地是老百姓,彼此不分高低,不问出处,称兄道弟,亲热无隙。爷爷修鞋的技术非常精湛,不管什么样的鞋都能修。一九六二年从苏联进口一批皮鞋,非常便宜,很多人都买了,但却不能穿,男式的码大,女式的太尖,到爷爷的手里都改成合脚的鞋。爷爷对皮鞋质量的好坏,用手一按便知,有核桃纹的就是好皮鞋,细纹、无纹或大纹的质量就差了,很多是合成革的。爷爷古道热肠,非常善良,特别是对贫穷的人,不管修的鞋坏成什么样,爷爷总是千方百计把鞋修好,让来修鞋的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归,而且能少花钱的少花钱,只出力不出材料的就不要钱。正是由于爷爷工作认真,乐善好施,赢得了组织上和老百姓的认可,爷爷出席了全国手工业战线先进个人,到北京开会,与国家领导人照像留念。爷爷对家里帮助非常大,奶奶去世的早,爷爷一直住在修鞋的宿舍。父亲一个月工资仅六十二元五角,生活很拮据。爷爷总是用自己挣的钱贴补家用,父亲的手表、母亲的缝纫机、孙子的自行车,都是爷爷出钱购置的。每到秋季,爷爷就会给母亲一部分钱,用于购秋菜和换季之用。1961年过春节,商店没肉供应,农村小贩以高价到林区走街串巷卖肉,是爷爷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了5斤肉过的春节。正因为有爷爷的资助,使我们在三年困难时期才没有挨饿。爷爷隔几年要换一次假肢,都是自己到哈尔滨订制。被褥床单衣服也是自己出钱购买,由母亲缝制。七十岁之后,爷爷给母亲700元钱,以备去世之用。爷爷一生没给家里添任何负担。大孙子是爷爷的命根子,爷爷对我更是十分关爱,从出生的吃穿,到上学的费用,都是爷爷负责。我的名字也是爷爷依据抗美援朝时期倡导和平而起的。在我初中毕业升高中、体检当兵、上师范学校学习的人生节点上,也是由爷爷来把握。在我十几岁时,被邻居的一位长我四岁大哥给打了,两家的爷爷为此还大吵了一架。爷爷非常喜欢学习好的孩子,邻居家的大哥考上市一中,爷爷送一支英雄100号金笔,并要求我们向大哥学习。因此,我从大哥那里学会了写毛笔字、美术字、漏印等知识。同学到家里玩,爷爷总是给大家讲人生道理,鼓励做对社会有用的人。至今,谈起爷爷,同学们仍记忆犹新。爷爷无论是在单位,还是退休在家,总是尽心尽力帮助别人,谁有困难,都能及时伸出援手,给人以力所能及的帮助。有人找爷爷借钱,有人找爷爷算卦,有人找爷爷咨询红白事如何操办,有人让爷爷出主意,五花八门问什么事情的都有。我随爷爷回富锦乡下,每天晚上都是一屋子人,由爷爷给乡亲们讲三国演义。老师转来家乡人写的《五营很小,故事很多》的一篇回忆文章,专题写了爷爷与他们姐弟之间的故事。形容爷爷是一位慈祥的老人,讲起道理头头是道,走起路来一条腿发出吱嘎吱嘎的响声,留着像齐白石一样的胡子,说话满腹经纶。经常和她们开玩笑,叫她小亚萍子、管她二姐叫臭萍,只是因他二姐的名字里带个香字,便反意逗乐。最有意思的是她二弟,竟不去托儿所,幼年就是在爷爷的修鞋屋长大的,在一个无拘无束野马般的童年生活里,接受了最初的启蒙。爷爷虽然个子很矮,但在我眼里却十分高大,爷爷是个修鞋匠,却胸怀若谷,通晓天下,爷爷已去世40多年,他的教诲却影响了我一生。不仅我没有忘记爷爷,还有很多人记得他老人家。爷爷去世时是采取的土葬,墓地在家乡的山林里,我每次回乡都要去扫墓。因已过去近几十年,当初的墓碑显得小了,我与弟弟专程把墓碑换的高高大大,还对坟茔添了厚厚的土。时至清明,我在南宁教课,不能返乡扫墓,在祖国的南方,遥寄我对爷爷的思念和缅怀。
作者简介:陆永和,副教授。历任副县长、经贸局局长、政策法规部部长等。在中央和省、市报刊杂志发表论文、文章上百篇。出版专著《综合治理森工“两危”》、《高中英语作文指导》等。目前,受聘于广西外国语学院国际经济与贸易学院。
《大中原文学》投稿指南
一、《大中原文学》本着为文友提供服务宗旨,特设《散文精选》《小说天地》《大中原诗韵》《唐宋律风》《一流荐文》《往事情怀》等栏目。
二、投稿须为本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收稿5天内刊发,如需修改时,错别字由编辑自行处理,稍多修改与作者商议进行。如5天后未发,可撤稿另行处理,
三、打赏费5元以下(含5元)按作者平台各50%分配;5元以上至20元(含20元)按作者60%平台40%分配;50元以上按作者70%平台30%分配。所有收入(包括可能有的植入广告收入),坚持取之于文友用之于文友原则,一是用于奖励编辑和制版老师的劳动付出。二是用于奖励每月超百流量的作者。三是待有点积累后,以《大中原文学社》名义做些社会性公益慈善事情。
四、为方便稿费领取,特邀作者加主编私信。微信帐号为:wxid_z8fk5zf5th1g22。
以上和封面照片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一片冰心
二审编辑:金翅鸟
排版编辑:绿色田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