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日记

【往事情怀】常章明:几度清寒话童年10 (小小说连载)

中秋节那煎熬的口福
文/常章明
每年的农历八月十五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中秋节。中秋节的盛行始于宋朝,至明清时,成为我国的主要节日之一,也是我国仅次于春节的第二大传统节日。在我人生的长河中曾度过若干个中秋节,记忆都不深刻,唯有在1959年自然灾害岁月中度过的那个中秋节,却令我铭记在心,终生难忘。那是我们村实行吃“大锅饭”还不到仨月。八月十五之前,上级领导要求不论日子过得如何艰难,村里领导都要给村民改善一下伙食。这让村干部犯了难,吃好的做不起,吃差一点又不能算改善。商量来琢磨去,最后村里决定炸油条(俗称大果子)犒劳村民。大伙儿听到这个消息,兴高采烈,立即奔走相告,因为大家已经有两年多没有吃过这样的饭了,特别是我们小孩子,听到后更是欣喜若狂,垂涎欲滴。
好不容易盼到了八月十五这一天,但要真正吃上那盼望已久的美食却并非容易。全村只有一口大锅可为村民做饭,炸大果子得一锅一锅地炸出来,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村里规定,要一家挨一家排号领取,排号的顺序是从村东头往西挨家数,我家就在村西头,几乎排在最后。当时村干部也有考虑,唯恐时间太长有的人家吃不上,也就不等中午开饭了,决定从早上就开始挨家发放,到中午时间保证全村人都能吃上大果子。可是,村干部的计划却与想象的相差甚远。大果子炸到中午时,全村仅有不到一半的人吃到,我们家要吃到这口美食却还遥遥无期。从早上盼到中午未能吃上大果子,大人们还能忍受,最受不了的当然是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孩子们心急火燎像猴儿挠腮一样,从早上一直嚷嚷到中午,喊着要到炸大果子现场去看还有多少时间能够排上。一开始大人们耐心安慰我们,让孩子们不要着急,到后来大人们也安慰不了了,只好领着孩子一趟又一趟往炸大果子的地方跑来跑去追问,后来看时间还很漫长也没有办法,只好呆在家里静静等候。
可小孩子却在家里呆不住,隔一会儿就往村里跑一趟,回来后告诉父母排号进展情况,掐算着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排上号。从早上一直到中午都没有吃饭,肚子早饿的前腔贴后腔,全家人本来打算不吃饭也能够撑到中午,可是到了中午还是没希望。看到孩子们实在撑不下去了,母亲与父亲商量,就把村里前一天按照四个人一块分的月饼拿出来分给我们。村里分给我们月饼的事情,我们小孩子并不知道,母亲是原准备晚上月亮出来之后再分给我们的,全家人按照习俗在一起吃月饼过一个团圆的中秋节。原计划打乱后,母亲把全家7口人仅有不到两块完整的月饼,用手掰成5等份,分发给我们5个孩子当饭用。说是当饭,也只不过就是打打牙祭而已。母亲分给我们的月饼,拿到手里大家都舍不得吃。那种珍贵程度,超过现在的任何山珍海味。两个姐姐比我们懂事,把分到的月饼非让父亲母亲咬一口不可。我是吃上两口,就把它揣进脏兮兮的兜里,一会儿又经不起诱惑,拿出来用舌头舔上几下,如此反复几回,勾引的肚子更加饿的难受。终于忍不住把它彻底“消灭了。”那时我有一个没出息的梦想,就是以后到中秋节能够吃上一块完整的月饼,现在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但那是我确确实实发自内心真实的感受。
月饼吃完了,其实等于没有吃饭,肚子还是饿的不行。整个下午,我们一群小孩子就围在炸大果子房外的当院里眼巴巴地守候,不断地咽着口水,羡慕那些领到大果子的人家。直到傍晚擦黑的时候,我实在太饿太累了就回家了,倒头躺在床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母亲把我叫醒,望着梦寐以求的美食大果子出现在眼前,睡意全无,立即狼吞虎咽起来。大人怕孩子冷丁吃多了漾食得胃病,赶紧收拾起来,哄孩子明天再吃,眼巴巴看着母亲把那些美食端走,百般无奈,只好盼着赶快亮天。那一年中秋节的这顿饭叫我刻骨铭心,至今仍感慨不已。(待续)
作者简介:常章明,网名倜傥龙。喜欢在文学作品中寻情觅趣,特别欣赏格调高雅的诗词歌赋,略有小作散见于报刋、网站。
《大中原文学》投稿指南
一、《大中原文学》本着为文友提供服务宗旨,特设《散文精选》《小说天地》《大中原诗韵》《唐宋律风》《一流荐文》《往事情怀》等栏目。
二、投稿须为本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收稿三至五天内刊发。如需修改时,错别字由编辑自行处理,稍多修改与作者商议进行。
三、打赏费5元以下(含5元)按作者平台各50%分配;5元以上至20元(含20元)按作者60%平台40%分配;50元以上按作者70%平台30%分配。所有收入(包括可能有的植入广告收入),坚持取之于文友用之于文友原则,一是用于奖励编辑和制版老师的劳动付出。二是用于奖励每月超百流量的作者。三是待有点积累后,以《大中原文学社》名义做些社会性公益慈善事情。
四、为方便稿费领取,特邀作者加主编私信。微信帐号为:wxid_z8fk5zf5th1g22。
以上和封面图片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青草地
二审编辑:何艳华
排版编辑:冻柿子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